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绘 | 董功:这些节点草图在回应建筑的本质问题

建筑绘 | 董功:这些节点草图在回应建筑的本质问题
编辑:胡康榆;校对:李菁琳 | 2020.05.04 10:00
昆山有机农场系列-访客中心 ©直向建筑

编者按:本期建筑绘在采访中收集到董功在项目过程中画的大量节点草图,这些节点草图甚至达到施工图的深度。董功认为这和直向建筑事务所的实践相关,它反映了建筑师在项目过程中对建筑节点、构造的关注和对建造本身的思考,与建筑最本质的内容有关。

 

昆山有机农场系列 ©直向建筑
昆山有机农场系列 ©直向建筑

昆山有机农场系列 ©直向建筑
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 ©直向建筑
深圳桃源居天津办事处室内改造 ©直向建筑
华润置地广安门生态展廊 ©直向建筑
华润置地广安门生态展廊 ©直向建筑

“我在画这些节点草图时所考虑的,是这个房子应该被如何建造”

 

有方:这次您跟我们分享了许多节点草图,它们几乎是施工图的深度,您在每个项目都会控制到这个程度么?

 

董功:重要的节点,都会这样。

 

这实际上是盖房子过程的一部分。我们今天看到的分阶段的建筑图纸,建筑师和施工队的分离,是在工业化之后行业管理的产物,同时,建筑师也演变成为一个需要负法律责任的职业。我们通常说的施工图即Construction Document在美国也被叫做Contract Document,它是建造过程中的法律依据,而施工图就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文本。这些人为设定的阶段、角色、责任是时代的产物,但从历史上看,未必是建造一个建筑的必需品。

 

我在画这些节点草图时所考虑的,是这个房子应该如何被盖出来,图纸里的信息更多指向建造这一个连续的过程,往往也是在空间概念中的一种延伸。 我在方案初期就会画这样的一些重要节点的草图,这当然会对空间本身乃至建筑的调性产生影响。 

 

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 ©直向建筑
巴新办公楼 ©直向建筑
小清河湿地公园青少年拓展营地 ©直向建筑
船长之家改造 ©直向建筑
船长之家改造 ©直向建筑
船长之家改造 ©直向建筑

 

“一个房子如何保温、隔热、防水,是否坚固、耐用,也属于一个建筑最本质的东西,非常重要”

 

有方:现在很少建筑师还会画这样的草图,尤其是如此细致的节点图,您会觉得这是个问题么?

 

董功:在我的建筑观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对于建筑行业,这不一定是个问题。这取决于建筑师的价值观,不关乎对错。

 

在当前的建筑环境中,由于媒体的导向、行业的规定、专业化的细分、对工业化生产效率的追求,都导致越来越多的建筑师无暇去关注一个房子表面背后支撑其建造的那个系统。在我看来,一个好的房子就像人的身体一样,除了能被看到的脸、身体和四肢,还有内在的骨骼、器官和循环系统,是一整套内部系统在支持着生命的状态。建筑的材料性并不只体现在一个建筑看起来的某种样子,所以我在画这些节点草图的时候,我想的是建筑怎么能真正成为一个“好东西(thing)”。这可能是建筑师选择的视角不同,导致对建筑的关注点也会不同。

 

节点图里所表达的一个房子如何保温、隔热、防水等信息,直接关系到它是否坚固、耐用。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一个建筑最本质的东西,非常重要。但很遗憾,在当今很多建筑的设计和建造过程中,对这方面的关注程度和相关一系列操作是经常有缺失的。

 

建筑师在一定程度上是在“造物”。建筑本身的坚固性与耐久性就像是自然界中的一块石头,或是一棵树,这些最美的被自然造就的东西一定具备这个维度上的质量,仅仅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好看的形式和空间是不够的。另外一方面,一个坚固、耐用的建筑,能够给生活于其中的人以安全感。也只有当建筑的这些节点是有质量的,才能真正给人以庇护,这不仅是简单作为空间基本意义的物理层面的庇护,它会延伸到心理和综合感受的层面,这也是空间的多重意义之一。

所以,我认为这些小小的节点图是在回应一个很大的问题,而非仅仅是建筑的局部技术性问题,这是我的建筑观的一部分。

 

阿丽拉阳朔糖舍酒店 ©直向建筑
金山岭小镇中心 ©直向建筑
金山岭小镇中心 ©直向建筑

 

“和草图一样,模型制作中手和脑也是某种平行的关系”

 

有方:我也想向您请教设计中草图和模型之间的关系。

 

董功:恰好最近我们在团队中针对一个项目也对这个问题有类似的讨论。其实在设计中,草图和模型都共同在发生作用。由于设计时长的压力,现在大部分建筑师已经很难高度依赖实体模型(physical model)去做设计,但在直向,我们还在坚持在每个重要的阶段都有相对应的模型。

 

另外,和草图一样,模型制作中手和脑之间也是某种平行的关系,当你在制作模型的过程中,时常会触及到一些你在空想状态下无法抵达的思考的宽度和深度。而且,当一个模型被制作出来,实际摆在你身边,有些设计的想法可能就来自不经意的一瞥,而不是必须来自某次设计讨论在电脑中特意调取的信息。

 

有方:当您推敲“光”的状态,草图和模型分别的作用是什么?

 

董功:在直向,我们的年轻建筑师会在软件中模拟渲染空间中光的状态,再到photoshop软件中调整到他想象的一个样子。但这样的“效果图”一般我一眼就能看出它和真实状态的差距。从2000年前后,我在美国接触“光”的主题,到今天差不多20年,这期间我做过大量的实体模型,也进行过建筑建成后的实地验证,还有教学中的课题研究,这些经历都在持续不断地矫正我脑中对于光的预判,减小与真实状态之间的差距,我想这种状态还会一直伴随在我的设计过程中。

 

我会在草图中猜测、想象、勾画光进入空间的方式,判断包括例如建筑留缝的宽度等等,经过之前的累积,我的判断可能会比那些刚刚入行的建筑师要更准确些。但即便如此,我们在项目重要的节点都会制作实体模型,放在自然光下去验证我们的设计判断。我也会要求我的同事在制作渲染图的时候,以实体模型所模拟的真实情况为依据。

 

南开大学海冰楼 ©直向建筑
昆山有机农场系列 ©直向建筑

有方:您平时画草图比较喜欢使用的绘图工具是什么?

 

董功:我比较喜欢用铅笔,它比钢笔自由。我曾经也试图用水彩,但确实有些麻烦,这点我很佩服斯蒂文·霍尔,他可以随身带着一些水彩颜料,甚至在飞机上兑点儿水就能画。2004年我开始在斯蒂文在纽约的事务所工作,我记得他办公室的书架上,两米之上整个环绕办公室一圈都放着他画水彩的速写本,他从一九七几年开始在坚持不懈地画了大量草图。

 

我自己喜欢用铅笔画,主要是它既可以画线,也可以涂面,而且并不要求每笔都画得那么准确。我的大部分草图都是用铅笔画的,即便是画那些墙身、节点图。 

 

 

有方:最后一个问题,很多建筑师都喜欢画画,关于手绘您有什么想分享的?设计之外还会画一些别的绘画么?

 

董功:每个建筑师的情况不一样,对我来说做设计或者画画,都是在表达一种思考状态。我最近几年可能因为设计强度特别高,画画的心思少了,所以画别的东西不是特别多,偶尔闲下来还会画一些。这些画一般也都是和空间和建筑有关的内容,比如关于对空间的结构性的一点设想,它不是某个具体的项目,但可能还会和我们未来的实践产生一些关系。

 

雾灵山温泉小馆 ©直向建筑
烟台芝罘学馆 ©直向建筑
威尼斯双年展装置-Connecting-Vessel ©直向建筑
威尼斯双年展装置-Connecting-Vessel ©直向建筑
威尼斯双年展装置-Connecting-Vessel ©直向建筑
混合院 ©直向建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由直向建筑提供。如需转载,请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联系。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人物
建筑绘
节点草图
董功
1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180****3275

7个月前

本质造物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