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一个伟大的建筑师,或许你对他一无所知:阿尔比尼与他的建筑
编辑:李菁琳;校对:胡康榆 | 2018.12.06 18:30
红宫博物馆 , 1952-62

“二战”后的意大利建筑界星光熠熠,弗兰克·阿尔比尼(Franco Albini)是其中一个无法忽视的名字。

 

与喜爱挖掘历史、重塑记忆的斯卡帕相比,阿尔比尼的课题在于表达现代性、结合工业建造。无论是早期专注使用玻璃与钢等新材料营造“轻盈”,还是在战后使用历史类型来注入传统的“厚重”,阿尔比尼的设计始终都在试图从新技术出发,回归到对美的表达。

 

有方于2019年推出的“凝视与细部:斯卡帕、阿尔比尼及米兰家具展”考察中,将首次到访这位意大利战后重量级建筑师的代表作品。下文为本次学术领队张洁为此行所撰写的旅行前言。

 

 

2014年下半年,我在奥地利维也纳开始了博士论文的研究。论文有关意大利战后建筑对文艺复兴的阐释与转化,为了收集一定数量的案例,我开始阅读与理解意大利战后建筑师的思想与作品。弗兰克·阿尔比尼(Franco Albini)于六十年代初在罗马设计建造的文艺复兴百货大楼(La Rinascente)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

 

建筑外部的黑色钢框架表明这是一个现代建造技术手段下的作品,然而满面凹凸的陶板却在试图转化文艺复兴府邸身上的开窗序列,这些凹凸并不仅仅是形式主义的,它们是设备管线在建筑表面的真实反映。这里有路易·康式的“服务空间”(serving space)和“被服务空间”(servant space)的影响,但也是阿尔比尼自身一贯的对于表现技术的探索,伦佐·皮亚诺就是在这个项目中手工绘制了600多块陶板立面分缝后出师,最终成为了一名高技派建筑师。虽然事实证明阿尔比尼对于传统的兴趣不专于文艺复兴,而是更为笼统,但他的建筑实践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罗马文艺复兴百货大楼, 1957-61

阿尔比尼1905年出生在一个富裕的中产家庭,在米兰接受建筑教育。比斯卡帕年长一岁,他是经历了战争的意大利第一批现代主义建筑师,而在战后的1950-70年代又是意大利建筑圈的中流砥柱。

 

阿尔比尼于1929年毕业,此时虽然学校中仍旧是传统的教学体系,但现代建筑思想已经在意大利北部工业城市中传扬开来,理性主义“七人小组”(Gruppo 7)也在3年前成立。阿尔比尼一方面在思想上追随当时《美丽家居》(Casabella)杂志的主要作者爱德华多·佩奇科(Edoardo Persico),推崇由飞行、小汽车等带来的反重力、无限空间及轻盈的美学感受,热衷于表现新技术;另一方面在著名建筑师、室内和产品设计师吉奥·庞蒂(Gio Ponti)与艾米莉亚·兰齐亚(Emilia Lancia)的工作室当学徒,使得他能够直接接触到手工艺匠人,让新技术的表现多了一层工匠式的温润,了解传统及其转化的价值,赋予日常物件以优雅。

 

弗兰克·阿尔比尼

从形式上来看,阿尔比尼的作品似乎能够以战争为分水岭,战前的作品更多地反应了无限的、悬置的空间网架,以临时性的展陈设计为主;战后的作品则充满了对传统的阐释,使用厚重的材料,表现建筑体量,以历史地段内建筑加建、改建设计为主。但究其根本,两者是一体的,只是不同时期的侧重点有别:

 

1.悬置的空间网格骨架

 

不管是哪个时期的实践,对于阿尔比尼来说,早年对于密斯巴塞罗那德国馆的体验和跟随佩奇科设计展陈设施定下了空间表现的基调——悬置的网格骨架。

 

二十世纪初人类完成了飞行的梦想,颠覆了以往对重力的感受,观察角度不再是固定的从下往上,而是任意的、三维扩展的、无限的。在建筑上则出现了不分前后左右的轴测图。阿尔比尼的建筑即是对这种无限均质网格空间的实践:没有了空中视角,首先需要摒除周围纷杂环境的干扰,阿尔比尼采取了在最外层进行包裹的方式,有时是柔性的布料,有时则是硬性的结构,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房子总给人一种“盒子”的感觉。接着,阿尔比尼在其中植入网架,不许有任何东西溢出这个网架来妨碍人们对于轻盈空间的体验,因此所有的物体也必须被置放在网架上。早期的网架完全是抽象的,沿着XYZ轴延伸的矩阵;而在战后,网架的设置更多的是参照人的行径路线。

 

Antique Gold-work Exhibition, VI Triennal of Milan, 1936

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博物馆, 1963-79

2.在细部、建筑类型中缝合传统与新技术

 

阿尔比尼的细部出现在“盒子”和网格骨架中。虽然大量地选用玻璃、钢等新材料,以手工艺的方式呈现出优雅柔美的质感,结合传统的毛皮、木材等转化为日常物件是贯穿始终的特点;但在战前,阿尔比尼的细部中着力表现轻盈感,以无框玻璃和非常少的连接细部来呈现玻璃的轻若无物,以点状支撑和纤细的管子来表达钢作为结构柱时的优点;而在战后,这些新材料更多地是对预制模块的探讨,粗犷的预制工字钢制作的展架是为了呈现出方便连接、快速建造的特点。

 

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博物馆, 1963-79

伴随着战后对传统的关注,在为新建筑设计“盒子”时,阿尔比尼常常参考既有的建筑类型,这也是1950-60年代城市化进程加快的反映。除了之前提到的文艺复兴百货大楼的设计考虑到与之相邻的早期巴洛克府邸而采用了府邸的类型之外,根据不同的设计要求,迈锡尼陵墓、古罗马广场等都成为了阿尔比尼设计的参考。

 

圣洛伦佐大教堂地下珍宝馆, 1952-56

与斯卡帕类似,阿尔比尼留下的言论很少,更多的是用设计图纸表达着自己的设计思想。阿尔比尼在战后的重要合作者弗兰卡·海尔格(Franca Helg)在回顾中谈到,“在原设计图纸之外,为了一个节点,一个结构体统或是任何开洞需要绘制大量的小草图,只是为了证明‘这该怎么造’,还要有许许多多正交、轴测图和透视草图来表明‘这看起来是怎样的’”。

 

尺度是阿尔比尼设计图中最重要的部分。“即便是一张草图也必须标有尺寸,如果没有,就算图很漂亮也没办法满足成为建筑的必要条件。尺度是形式的基础。”小到一件家具,大到建筑、城市地铁系统,均是如此。

 

红宫博物馆 , 1952-62

阿尔比尼受业于米兰,但却是热那亚让他在战后大放光彩。1948年末,热那亚当时的文化部长卡特里娜·马切纳洛(Caterina Macernaro)邀请阿尔比尼整修白宫,将这座文艺复兴府邸改建为公共博物馆。这位激进的文化人士十分欣赏阿尔比尼的理性主义设计手法,在她在位的21年中,先后任命阿尔比尼设计了四座公共博物馆,分别是白宫、红宫、圣洛伦佐大教堂地下珍宝馆和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博物馆。

 

这些楔入热那亚老城中心的现代博物馆建筑证明了艺术史学家朱利奥·卡洛·阿尔甘对阿尔比尼的评价:“几乎所有的意大利博物馆都设立在老房子中,具有厚重的纪念性特征。这种效果(指白宫博物馆的设计)对博物馆建筑的研究和博物馆学产生了反转式的影响”。

 

如今,我们正要前往热那亚,共同感受阿尔比尼如同珍宝盒一般的建筑。

 

 

参考文献:

[1]Jenner, Ross Gordon. Building in the Air: Aspects of the Aerial Imagination in Modern Italian Architecture[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05

[2]Jones, Kay Bea. Genus and Genius: An Architectural Morphology of Urban Genoa. in Journal of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1984-), Vol. 43, No. 4 (Summer, 1990), pp. 16-26

[3]Albini, Franco. Franco Albini 1930-1970. London: Academy Editions, 1981(1979)

 

点击此处 了解2019年“凝视与细部:斯卡帕、阿尔比尼及米兰家具展”考察线路详情。

 


本文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转载请联系有方新媒体中心。

关键词:
意大利
战后建筑师
阿尔比尼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