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08 |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现代理性与古典纪念性的完美结合
编辑:李菁琳;校对:原源 | 2018.12.03 11:06

 

1959年,发明小儿麻痹疫苗的萨尔克博士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路易·康,这位来自俄罗斯,在城市里相对贫困的环境中长大的犹太人,和来自爱沙尼亚同为犹太裔的康有着非常相似的背景,两人对于建筑空间和人的活动之间的关系也有着极其类似的体验和看法。他们曾向对方提及参观意大利阿西西的圣方济各修道院的体验,萨尔克博士深信宁静的建筑和景观是人们创造力提升的必要条件。

 

1959年秋天,圣地亚哥市的城市官员了解到萨尔克要在他们那里建一个重要的研究院,于是提出有几个位置可供选择。萨尔克非常明智地从中挑选了一块位于多利松平台(Torrey Pines mesa)的场地。“它不仅仅是一块地,而且是拉霍亚最美的海岸和悬崖。”1960年初,萨尔克和康一起去那里做了第一次踏勘。萨尔克把确定基地形状的功劳归功于康,它被海边的一个峡谷所包围,(从生命科学研究的角度出发)萨尔克把它生动的地貌特征特点比喻成“脑卷积”。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经过两版方案的调整,1962年6月,康向萨尔克博士提交了第三版和最终版的实验楼图纸:研究室与实验室分离,在中间设置“拱形”花园,服务空间朝向东侧,行政办公楼和图书馆朝西。但是康把建筑的数量从四栋减少到了两栋。修改后的两栋楼均设置了三层实验室,每层的面积都是20x75米。他用现浇混凝土空腹桁架代替了第二版方案中的折板梁和大型的箱型梁。横向的桁架支撑在两端的柱子上,跨度为18米。每十三个2.7米高的桁架负责支撑六个实验室中的一个,一共78个桁架。整个由巨大的桁架支撑的空间变成了下面实验室的服务层,必要的管网和设备都将从这里穿过。

 

两栋楼都是六层高(三层实验室加三个服务层),与之半脱离的研究楼沿着朝向庭院的一侧布置,均为四层楼。康决定把最底层的实验室及其服务层放在地面以下,形成了每栋楼南北两侧都有下沉庭院的设计,这些下沉庭院给实验室带来了自然光;每栋楼都有八个这样的庭院,南边四个,北边四个。康用五个楼梯间把它们进行了均匀的分隔。这些楼梯间解决了三个实验室楼层、中心庭院和两个研究室楼层之间的交通。

 

萨尔克原来想把研究室做成像修道院的房间那样,让康把研究室从实验室中隔离出来,但是康提出了这样一个分隔方案:在橡木、地毯区域和不锈钢区域之间,楼梯间界定了这个空间,并且在实验室和研究室之间设计了一座桥,不过这座桥只有地面和楼上的实验室楼层有。康用标高的变化强化了实验室和研究室之间的分离:研究室不是与实验室的楼层而是与上面的服务层对齐。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平面图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剖面图

研究楼
连接实验室(左)与研究室(右)的桥
从实验楼看研究楼
从实验楼看研究楼
研究室室内
实验室室内
设备层

 

在中心庭院的标高上,研究室下面的空间形成了一个开敞的拱廊,提供阴凉和庇护。在实验室的最上面一层,在两个研究室的标高之间,康插入了一个开放的门廊,可以从楼上俯瞰中心庭院。每个门廊都可以作为非正式的室外会议空间,这个居中的位置对于实验室和研究室来说都很方便。为了与萨尔克对逍遥学派和修道院回廊的看法保持一致,康非常恰当地在门廊中采用了干挂黑石板的做法。

 

研究楼下面的敞廊

 

在最后一版方案中一共有十栋研究楼,庭院每边各五栋。里面一共有36个研究室;除了最东面的那栋只有两间办公室,其余每栋楼都有四间。建筑的布局解决了采光、视线、结构和功能的问题。在平面中,这些充满力量感的元素像手指一样从实验室的体量中伸出来,虽然从剖面上看它们就像是巨大的空心柱,沿着巴西利卡式的中心庭院布置并界定了这个空间的边界。每栋楼都有两道45度的斜墙,它们形成的三角形通高开间里可以看到海,每个研究室都有一个这样的空间。

 

研究楼

研究楼,看得见海的房间

 

对于康来说,色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他把不同类型的加州混凝土跟火山灰、其他混合物搅拌在一起,形成一种温暖的色调。胶合板模板上涂有聚氨醋,以保证浇筑出来的墙面颜色的统一性;同样,木板也没有做任何处理,这样可以让柚木随着天气自然地变化。康曾经想在中心庭院里铺上墨西哥石材,但最后决定使用价格便宜、色彩明快的石灰石,而且他发现石灰石与混凝土的结合非常协调,正是这种结合让这座建筑有了古老、沧桑的感觉。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朝向太平洋的广场是萨尔克研究所的核心,在工程开始时,康对于原方案中的花园深表疑虑,在参观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路易斯·巴拉甘的特展后,他邀请巴拉甘前来作为顾问。参观完工地现场后,巴拉甘给出了“不要放一片叶子,也不要放一朵花”的建议。这个没有一棵树的广场,就像是一个面对蓝天的立面一样,带给了萨尔克生物研究所安静祥和的氛围,这样的精神和感知完全契合了萨尔克博士对于研究所的期待。广场上的水道在视觉上似乎将广场朝着大海的方向延伸而去,在东侧起点处打破整个区域宁静氛围的水流声,则是另一个层次上空间和自然之间的对话。

 

中庭的尽头可以看见海

 

这座庇护过6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研究所,是建筑师和业主方通力合作的结晶。康在宾大接受到的布扎(Ecole des Beaux-Arts)式的建筑教育训练和其年轻时游历欧洲古典建筑的体验,给了他对现代主义建筑不一样的思考方向,不论是建筑形式的表达还是建筑结构构造方式,以及材料本质的呈现。萨尔克生物研究所正是现代主义的理性和古典建筑的纪念性的完美结合。广场两侧十组研究室的阵列、楼梯,以及隐藏在阴影下的廊道空间,是20世纪现代主义建筑对中世纪阿西西的巴西利卡(Basilica,柱廊会所)最为诚挚的致意。

 

参考资料:

[1] Louis I. Kahn: In the Realm of Architecture

[2] 重写的现代——美西现代建筑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经典再读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路易·康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