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朱涛:阿尔托的现代建筑与未来
编辑:田丽(实习生);校对:易智丽(实习生) | 2018.11.08 15:33

编者按:抽5-10分钟时间,听国内知名建筑学者、建筑师讲述那些早被熟知、却不了解其深意的设计与故事。行走中的建筑学“建筑5分钟”栏目,无论是在工作间隙、课余,还是睡前,都非常适合你听一听。

 

第4期音频,节选自有方·阿尔托建筑考察行前讲座——《阿尔托的现代建筑与未来》。一起来听建筑评论家、香港大学建筑系副教授、有方创始合伙人朱涛讲述阿尔托的现代建筑与未来。

 

▷ “建筑在落成开放那天看起来如何并不重要,在30年后看起来如何才更重要”,除了恰到好处的风度与分寸外,阿尔托的建筑呈现给人更多的是经岁月沉淀后留下的本质。

 

 

我越来越感受到,不论在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城市规划还是电影、戏剧等这些空间艺术行业里,时间实际上是除空间外,另一个同等重要的维度

 

 

青年时期的阿尔瓦·阿尔托

对建筑设计来说,这有两层含义,一是建造的房子本身能不能经过时间的检验。大家都知道,很多建筑师,一旦建成一个房子就赶紧聘一个专业摄影师,把它拍好,记录下最好的瞬间,就是为了发表。然后房子很快被业主、气候、人力或自然力破坏掉。建筑师心目中那个完美的建筑形象实际上非常短命,仅存在于落成那一刹那,之后很少经得起各种力量的侵蚀和冲击。比如我曾经去过的松山湖东莞理工大学,当年很火的一帮明星建筑师,修过一堆房子,从当年照片上看很漂亮。今天到现场一看,一个个破败得一塌糊涂。它们经不起阳光、湿气等等自然力的侵蚀。

 

夏季别墅,阿尔托

针对这一点,阿尔托说过一句话:建筑在落成开放那天看起来如何并不重要,在30年后看起来如何才更重要。阿尔托的房子是这样的,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每个房子形象都没有那么张牙舞爪,没有那么刺激人的眼球。最重要的是他的房子,从当年落成、30年后、50年后、60年后到我们今天去看,它的美的魅力,反而越来越强。阿尔托对材料的考虑,从最直接的字面上——材料的耐久性的考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不仅限于在北欧这种气候非常恶劣的地方,包括其他地方,比如在印度这种同样恶劣的社会环境下,建筑师都应该提前考虑房子,一旦抛在物质环境里,如何经得起时间力量的侵蚀,仍能保持它的生命力。同时在空间形式上,它的美不会随着时间减弱,反而越来越强。

 

珊纳特赛罗市政厅,阿尔托

另外,时间感还指建筑师的创作和思想的生命力,这个更重要。多少建筑师、设计师,为了赶时髦在几年之内一下成名,几年之后时尚一过,马上就消失。尤其是早年非常成功、非常快地一举成名的那些人,在前一波浪潮上冲到浪尖,下一波则摔到沙滩上。阿尔托这个人非常厉害,30岁一举成名,成为现代建筑运动的冲浪儿,然而到今天,在他去世了这么多年后,他的作品反而越来越受欢迎,生命力反而越来越强,这个现象值得探讨。

 

我的老师、建筑历史学家弗兰姆普敦,在过去大概十年的时间里,时常谈论阿尔托。当我们谈到当今建筑创作的一些问题时,他频频用阿尔托的例子来说明。他认为阿尔托在现代建筑运动中,是仍向未来开放的一位建筑大师,甚至说,有可能是唯一的一位。

 

帕米欧肺病疗养院,阿尔托

当我们谈到现代主义大师时,一个一个列举下来。第一个格罗皮乌斯,他的设计成就基本上被历史高估了。他不见得是一个好的设计师,但却是一位非常好的建筑教育家和组织领导者,所以他把包豪斯推上了一个辉煌的地位。但是格罗皮乌斯的建筑语言没有那么高级。今天大家谈到他时,很少再谈他的作品。

 

玛利亚别墅室内,阿尔托

密斯很伟大,但是在今天,密斯的玻璃盒子已经泛滥成全世界的玻璃摩天楼。在当时,这种精神性极高的纯粹现代建筑,后来成为跨国公司总部的典型范例,被拿来到处滥用,很少考虑环保节能和私密性。密斯的东西一旦成为大家普遍套用的公式,且不顾当地使用条件随意建造时,其生命力就丧失了。很难说密斯的纯净、透明、流动的空间语言对未来有多么大的开放性。

 

再说柯布,我们一次一次地去看柯布,柯布的作品的确非常感人,但是恰恰因为他是如此极端、激进的一个现代主义骑手,他激进的思想对城市规划有着极大破坏,这在现代规划史上众所周知。柯布幻想中的乌托邦城市对欧洲战后的城市更新和新城建设,包括对中国现在的城市化的破坏力太大,足够抵消他一半的历史功劳。换句话说,柯布的单体作品是伟大的诗意片段,但是像昌迪加尔这样的城市规划,却是非常糟糕的。 

 

帕米欧肺病疗养院,阿尔托

再说赖特,我们今天重视环保、生态与自然和谐居住。显然在这一点上,阿尔托和赖特有许多共性。很多赖特在美国草原上的房子没有空调,但却非常舒适。他用自然的材料,考虑自然的通风、隔热、保温等。但是赖特有另外一面,当他设计城市中的公共建筑时,却极端地反城市。比如古根海姆美术馆,旁边明明是一个中央公园,他却把美术馆彻底封闭,做一个完全内向的中庭。他的公共建筑在城市里都是非常封闭内向且反城市的,他的建筑和城市没有建立起一个连续有机的关系。

 

基于这些,我能理解弗兰姆普敦所说的话。显然,他是想刺激人思考,提出这样一个大胆说法:阿尔托是现代主义大师里,最对未来开放的。他的作品和思想,对我们今天仍然有极大的意义,仍然有非常大的潜力来帮助我们面对今天的问题,并走向未来。换句话说,正因为阿尔托这样的建筑师,现代建筑运动才没有死亡,它的生命力才得以延续。

 


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禁止以有方编辑后版本转载。

关键词:
朱涛
阿尔瓦·阿尔托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建筑师访谈
有方讲座
建筑5分钟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