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程远:在清华建筑学院教美术 | 建筑绘41
编辑:胡康榆;校对:牛琳(实习生) | 2018.11.07 14:46
程远

“……以至形成本人特色的‘水彩风格油画’作品。而绘画的主题内容,还是那些一往情深的老东西,土里咔嚓的人物,土里咔嚓的古宅建筑,土里咔嚓的老鼠玉米。画得如痴如醉乐此不疲……”

——程远《走东串西》

 

 

知道程远的人,自不必多做介绍。百度百科中有一句关于程远的概括,也是其个人微信公众号“程远侃画”中的介绍:程远,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美术教研组教授,北京著名侃爷,以“生存空间”理论为框架,以易经乾坤两卦为理论核心,大嘴侃八方。自2015年退休,程远结束了在清华建筑学院30余年的教学工作,归隐北京远郊的个人画室,全身心投入绘画创作。

 

玉米系列1
玉米系列2

9月19日至26日期间,程远绘画作品展“师程画远”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主办单位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策展人为王南(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讲师)。周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说,展览得以在中国美术界最高殿堂展出,本身也是程远30多年教过的学生共同的愿望。作为程远在清华执教的第一届学生,朱小地(北京市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展览开幕致辞中讲到:“在程远老师身上,奇妙地融合了家国情怀、个人节操、专业素养、创作实践等看似冲突又协调的因素,这正是他们那一代中国人真实的成长道路,他的作品让我们看到绘画在这个时代依然具有穿透现实与传统的文化力量。”

 

顽强
老树根
胡杨树皮

程远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的美术课程主要分为素描和水彩两大类别。在其教授建筑美术的30多年时间跨度里,建筑制图和表达早已从徒手转变为计算机绘制和渲染,有人说制图软件课程将会取代建筑美术课程。“我看不然。”面对这种说法,程远说,“因为,建筑毕竟属于造型领域,由此,每个学生都应该具备最为基础的造型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建筑需要艺术。”程远认为,不管建筑美术中的写实、抽象还是立体建模,其目的都不能把教学结果简单迁移至建筑设计中,而是通过这些实践,让学生对艺术本质规律有所领悟。

 

走在阳光下
注目
四姐妹
仨兄弟

在教学过程中,程远鲜明的个性也赋予他的课程以独特的魅力。“局部认真,关照整体!”是程远经常和学生提到的一句。他说学生在绘画过程中经常犯的错误,就是认为写实便是将眼睛看到的都画出来。“普通人的视觉中,并不追求整体感,并不需要把握对象的造型特征。”他说,“而绘画却要求视觉选择有整体定位:只抓住自己所需要的。”

 

像这样的教学金句还有:

 

“画黑看白,画白看黑;画左看右,画右看左……”

“要凶!走起来!”

“POWER!POWER!POWER!”

“视而不见是画家的绝招。”

 

人之初
清晨
凝视

在教学之外,程远是少有的会和学生打成一片的老师。特别能侃,是程远的一大特点,从纽约街头画像,到陕北插队的“土味”情节,程远总有聊不完的经历和思想。“论请学生吃饭喝酒聊天,建筑学院老师恐怕无人能望其项背。”王南说,“力量、音量、酒量、正能量和话语含金量,是我作为学生眼中老师的一些特点,这些特点综合成一位热情洋溢、充满人格魅力的良师益友。”王辉(都市实践合伙人)回忆起程远,聊到尽兴时看见他热泪盈眶。

 

伙伴
放学路上
藏族老妇

有方:在不久前结束的展览中,您都展出了哪些作品?办展前后的感受是什么?

 

程远:展出的是我从2015年退休至今的一些作品,一共35幅。尺寸都很巨大,最大的有3.2×1.6米那么大,一般的也都有2.2×1.6米。题材包括人物、建筑、植物等等,还有我喜欢画的玉米,都是些带着土味儿的画。

 

关于这次展览,我的直接感觉就是压力巨大。办展的缘由,是退休后时常有学生来我的画室,他们一波一波的来,还拉了个微信群想帮我做宣传,最终在清华建筑学院,还有以王南为代表的我的学生们的帮助下,才完成了这次个人展览。整个展览结束以后,我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一场秋天的梦。现在终于算是缓过来了。

 

抽象
皇后
意向

有方:您在清华建筑学院教授美术,建筑专业的美术教学和艺术专业的美术教学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程远:建筑专业和艺术专业的美术学习,其实都和“造型”相关。建筑专业的美术学习,直接目的是为了以后的建筑设计,而美术专业会更偏向视觉表现。比较而言,建筑专业教学突出的特点是时间短、目的强。

 

素描和色彩,是建筑专业美术教学的两个主要方面。其中素描本身又被视为造型领域的基础;而色彩方面,是由梁思成那一代建筑师从国外带回来,其绘画风格和建筑渲染表现比较契合。这两方面在绘画、写生的内容题材方面,也相比美术专业更偏建筑些,包括建筑和周围环境的关系,植物的表现等等。

 

西江苗寨
西北民居
黔西南
傍水

有方:请您聊聊您自己的教学还有绘画特点都有哪些?

 

程远:建筑学院的学生,其实来的时候底子都差不多,但是教学时长又短,所以我教学生的时候会奔着“终极效果”去教。刚刚开始执教时,我是凭着我的老师教给我的那一套东西去教学生,但我的老师明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当时也不一定明白。后来我自己明白一些了,就按自己的方式去教学生。通常情况下,建筑学院的美术教学必须要有绘画示范,但后来我逐渐不作示范了,因为想要培养学生的独立性。

 

我上课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爱和学生唠叨。常常讲些人生经历、人生道理。比如社会就是、精神就是、知识就是。偶尔也会有学生说起,要是遇到什么困惑,不如去听听程老师怎么说的。王利芬老师说我的情感特别浓,饱含热情,容易感染到人,我觉得可能是那么回事儿吧。

 

我的绘画特点,有三个。一个是我贪大,所以为什么他们叫我老大呢,我画的画儿尺寸都特别大;第二个是我画的是水彩风格的油画,这是因为早年我特别喜欢列宾的油画,但因为我读的工艺美术学院,没有机会学油画,后来慢慢就发展出了这种水彩风格的油画;第三个,我的画都比较写实,这可能跟我教了几十年素描有关系。

 

新的希望
东方
悲剧

有方:您在教学过程中,经常提到“POWER”“奋斗”这些字眼,为什么?

 

程远:“POWER”这个词,和我本人的亲身经历有关。我有段在美国街头画像的经历,遇到一个印度画家。印度人不是擅长算命么,我就请他帮我算算。和中国算命先生会跟你说以后要注意什么不一样,这个印度人就跟我说了一个词“POWER”。他说:“你这个人就是一个‘POWER’,你遇到什么困难,都会‘POWER’过去。”我在上课时候常常会提到这个词,是因为虽然咱清华建筑学院学生都是那么高分进来,但总觉着相比欧美的学生缺点力量感、冲劲儿、自信。清华校训不是也说,自强不息么,我就想跟学生表达这个感觉。

 

关于“奋斗”,主要和我插队的经历有关。因为我出身不好,16岁下乡插队。其实在当时那个年代,“奋斗”并不是个好词语,会被认为是搞“资产阶级个人奋斗”,正好那段时间周围人都在学数理化,我反正出身不好,就开始自学数理化。也正是因为这,当时和我一起插队的知青,最后的结局都很好。可以说,我也凭着这个奋斗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后来我当了老师,觉得教人知识简单,但教人立志难,我就常常鼓励学生要奋斗。

 

信仰
五台山佛事

有方:课堂之外,您经常和学生一起喝酒侃大山,为什么这么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

 

程远:这首先是和我自己的性格有关系,遗传基因决定了我就是这种性格的人。另外可能也是当年出身不好的原因,想让别人瞧得起,慢慢又有了喝酒的习惯,加上我又爱说,所以爱喝酒侃大山可能从这儿来的。

 

另外和学生相处,我有个大原则,就是要爱学生。虽然难免遇到几个让人头疼的学生,但对我来说,学生再怎么都没有错。其实当老师的,爱说话,是个优势,容易和学生处好关系。

 

 

有方:办展之后,您都有什么计划?

 

程远:其实就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事儿干好。也不用老谈什么奋斗,因为奋斗已经是我的个人习惯了。只是毕竟到了退休的年龄,不能长时间做个什么事情。我有两个爱好,绘画、写作,也都比较受到认可。所以平时我就画个两三小时,换着再写个两三小时。另外因为我喜欢画白描,此前也出过两本相关的书,现在正着手的,想把一些白描作品尺寸扩大化去创作。

 

 


 

版权声明: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程远提供。如需转载,请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联系。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建筑绘
清华
程远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