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旅行现场 | 卒姆托:建筑师要懂得建造,也要有想象力
李菁琳 | 2017.08.18 10:38

编者按:7月的德国与瑞士,艳阳高照,完全不用担心阴雨天气会给参观山上的建筑带来影响(卒姆托的建筑多位于山中)。从德国科隆到瑞士库尔,再到奥地利布雷根茨,虽然都说着德语,城市与建筑的气质还是有着不同,而卒姆托对每一个项目的考量,包括场地、景观、建造、材料、光,都细腻地融合进了当地城市/村庄的气质。

 

生活中一切所观所感的事物都可能成为卒姆托设计建筑时的养分,生活中的记忆成为他在设计时对建筑的想象,因此作品才如此动人。从田园礼拜堂到科鲁姆巴博物馆,再到瓦尔斯浴场,每一个项目都可以被层层剥开,每一个项目都感觉看不够。

 

“行走中的建筑学”采访了有方领队李菁琳,用以下十个问答,为你再现卒姆托建筑考察现场的精彩——

 

Q&A   

 

行走:科鲁姆巴艺术博物馆的看点在哪里?

李菁琳:科鲁姆巴艺术博物馆是卒姆托赢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竞赛,对材料的独特应用是卒姆托打动评委的原因,也是这个博物馆的第一个看点。博物馆位于德国科隆,在圣科鲁姆巴教堂和哥特佛伊德波姆(Gottfried Bohm)设计的礼拜堂的废墟之上。灰砖,就是博物馆使用的这种独特材料,在建造方式和语言上都统一了支离破碎的场地,新的建筑立面不但呈现了当代美术馆的风貌,也巧妙呈现出现有的废墟墙体。

 

0卒姆托专线01

0卒姆托专线02

0卒姆托专线03
博物馆外立面,摄影:李菁琳

如何定义建筑和遗址的关系,是这个博物馆的第二个看点。卒姆托在底层设计了一个特殊的遗址体验空间:高耸的混凝土细柱支撑起上层展厅,吊灯从高处垂下,呼应着柱子的细长;光从镂空的砖墙洒入室内,创造出宁静的氛围;曲折的木桥在遗址中穿行,每一个方向、转折和尺度的变化,都在提醒着人们远眺、凝视和行进的缓急;木桥最终指引人走向室外的小院子,院中放置的是理查德塞拉的雕塑作品《被淹没和被拯救的》(The Drowned and the Saved)。

 

0卒姆托专线04
底层展厅,摄影:李菁琳
0卒姆托专线05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摄影:李菁琳

科鲁姆巴博物馆非常值得花费一些时间,慢慢逛,慢慢感受,其他看点还包括底层院落、上层展厅的流动平面,以及它与城市产生的关系、建筑后方轻巧的消防梯等等。

 

行走:参观圣本笃礼拜堂与克劳斯田园礼拜堂,感受有何不同?

李菁琳:圣本笃礼拜堂在山上,克劳斯田园礼拜堂在原野里,走向他们的过程感受是不同的。从村子里走向圣本笃的过程中看到的是一个高耸的水滴状圆柱体,走近后却发现礼拜堂的主空间其实是水平面向山谷延伸的;而田园礼拜堂在远处看的时候是一个平矮的方块体,走近后却惊讶于其尺度的高耸,是原野之中非常明显的人造物。

 

0卒姆托专线06

0卒姆托专线07
远近尺度对比,摄影:李菁琳

两个礼拜堂的门(入口)、内部空间的设计方法,以及木材的使用方法也都不一样。比如,登上几级台阶后打开门进入圣本笃礼拜堂,整个内部空间一眼呈现在前,而田园礼拜堂的三角形金属门则预示着内部剖面变化的开始,进入后也需要走过一小段曲折的路径再到达高耸的主空间。木材在圣本笃礼拜堂里直接作为构造主件呈现,而在田园礼拜堂里,我们都知道,木材(树干)在搭建完成后被烧掉了,混凝土墙面上只留下被烧掉的原木纹理。

 

这两个礼拜堂都是卒姆托的代表作,对比着去感受他们的不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0卒姆托专线08
田园礼拜堂的门,摄影:李菁琳
0卒姆托专线09
圣本笃礼拜堂的门,摄影:李菁琳

行走:为什么要去参观石匠、木匠的工作坊?

李菁琳:今年卒姆托专线考察最具含金量的内容之一,就是拜访与卒姆托密切合作的石匠、木匠、结构工程师。作为一名具有建造精神的建筑师,想深入理解卒姆托的世界,了解这些与他合作的匠人的工作也相当重要。

 

比如那个清晨,专程驱车前去拜访为卒姆托工作了7年之久的石匠Annika,在墓园里的石匠工作室,虽然不大,但也划分为了切割、打磨、雕刻、储藏、设计等多个领域,每个小空间都显得用心而温馨。Annika为大家介绍了她这几年所做的设计,其中包括大量卒姆托的项目,大家在院子里观看各种石材、与师傅聊天,都深深为德国、瑞士的匠人精神所折服。

 

0卒姆托专线10

0卒姆托专线11
拜访石匠工作室,摄影:张虔希
0卒姆托专线12
ruwa木工坊前合影

行走:卒姆托的三个工作室:木房子、混凝土房子和玻璃房子,哪一个更受欢迎?

李菁琳:三个不同时期建造的工作室相距不到100米,个性迥异。如果非要说哪一个更受欢迎,可能现在混凝土房子最受关注,可惜它已经被卒姆托完全改为私宅用,是不允许进入的。

 

行走:今年去瓦尔斯温泉浴场有刷新什么认识吗?

李菁琳:今年与学术领队讨论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前往瓦尔斯浴场的路上需要经过很多隧道,这些嵌在山体里的挡土墙是面向山谷打开的,这番景象不禁让人想起卒姆托在瓦尔斯浴场里所设计的面向山谷的大开口,两者在尺度、感受等方面的神似,让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

 

0卒姆托专线13

0卒姆托专线14
瓦尔斯山谷的隧道,摄影:李菁琳
0卒姆托专线15
瓦尔斯浴场,摄影:李菁琳
0卒姆托专线16
瓦尔斯浴场

虽然不知道是谁影响了谁,但考虑到卒姆托把山谷里的片麻岩用作浴场的主要建筑材料,就不难想象,瓦尔斯山谷对他做这个设计所产生的影响了。

 

行走:走在瓦尔斯桥上与走在普通桥梁上的感觉有何不同?

李菁琳:瓦尔斯桥是瑞士最著名的结构工程师康策特(Conzett)设计建造的,他与卒姆托合作多年,自己也独立设计了很多桥梁、景观亭等构筑物。走在瓦尔斯桥上与其他桥梁上的感受差异,主要在于这座桥带给人的空间感,厚重高耸的桥面就像建筑的墙体,走在桥上是看不见河景的,视线直指前方的教堂。

 

行走: 帕尔佩尔斯高中和巴迪尔工作室都是Valerio Olgiati的设计,两个项目中更推荐哪一个?

李菁琳:这两个项目都是Valerio Olgiati比较重要的作品,其实都值得一看。但在拜访巴迪尔工作室的时候,音乐家本人亲自接待了我们,他让大家先进入院子,绕着院子走几圈后,让大家举手表达自己的感受,然后他进行设计上的说明,并现场唱了一小段歌曲以体现院子关上门窗后的声学效果。而后,他再打开通向室内的门,邀请我们入内,并让大家感受一下室内与院子在空间上的不同、开门与不开门的区别......对比来说,可能探访巴迪尔工作室时的现场互动性更强一些。

 

0卒姆托专线17
探访巴迪尔工作室,摄影:张虔希

行走:扩建后的库尔州立艺术博物馆与原来的有什么区别?

李菁琳:库尔州立艺术博物馆现在分为老馆和新馆,两座建筑在内部进行连通。卒姆托于1987年为老馆所作的改造是将地下室改为展厅,并在别墅主入口增加了前廊,提供咖啡馆和寄存的功能。

 

卒姆托为老馆新建的这个前廊(咖啡馆)非常漂亮,细密的木构件垂直排列,有意增加的密度和尺度使得建筑立面呈现出更细腻的效果,也保证了一定程度上的私密性遮挡。木构件被刷成了银色(据说卒姆托很少给木材刷漆,要刷也只刷黑色或银色),减少木材本身带有的乡村建筑记忆,创造出一个适合面向城市的表情。

 

0卒姆托专线18

0卒姆托专线19

0卒姆托专线20

0卒姆托专线21
卒姆托为博物馆新添的咖啡馆,摄影:李菁琳

新馆由获得过密斯凡德罗奖的西班牙事务所Barozzi Veiga设计,无论是建筑形态还是语言,都与老馆、库尔城里的其他建筑有着很大的区别。

 

0卒姆托专线22
咖啡馆、老博物馆与新馆的关系,摄影:李菁琳
0卒姆托专线23
新馆,摄影:李菁琳

行走:所有项目里,你认为最不虚此行的是?

李菁琳:田园礼拜堂、科鲁姆巴艺术博物馆和瓦尔斯浴场。

 

田园礼拜堂和瓦尔斯浴场都属于卒姆托将建筑与景观紧密结合的代表作,学术领队郭廖辉建议大家可以尝试画一张大剖面来解读这类型的建筑作品,比如田园礼拜堂,你画一张大剖面,剖到建筑,剖到树木,剖到村庄,就能体会到卒姆托当初在观察场地(Site)时所考虑的那些因素,它们之所以最后落在了现在这个位置上,都是有原因的。

 

而科鲁姆巴艺术博物馆与瓦尔斯浴场在平面布置上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参观这两个建筑时,空间的变化会直接给身体带来感知,体验感非常强。尤其是瓦尔斯浴场,温度不同的温泉池、光的变化、对面山谷的表情,看、听、泡,建筑给人带来的是一种全方位的感受,非常棒。

 

0卒姆托专线24
田园礼拜堂前团队合影

0卒姆托专线25

0卒姆托专线26
Gugalun House平台上团队合影,摄影:张虔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行走中的建筑学所有,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卒姆托
旅行
旅行现场
瑞士建筑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