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师在做什么60 | 王方戟:设计要让别人理解自己,教学则要理解别人

建筑师在做什么60 | 王方戟:设计要让别人理解自己,教学则要理解别人
刘畅 | 2014.11.14 12:35

▲采访时间:2014年10月 

 

王方戟是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他最近试图在一个市郊的居住办公混合用房设计中,找到一种既高度紧凑,又有很大使用及建造自由感的空间模式。他认为在那些业主自用自营的项目中,能更真切地理解项目的未来,并做得更贴切;而在商业性比较强或开发目的不明的项目中,则要与业主一起猜测建筑的未来,要假设很多以后也许并不存在的东西,可能让设计走向不恰当的方向。

王方戟最近跟有方去葡萄牙看了 Álvaro Siza 的一些房子,最大的收获是目睹及经验了 Siza 所在的场所,理解了他是在什么样的特定处境下设计出的这些建筑。他在旅行中买了一本 Feando Távora 的书,他的经历与今天中国建筑师的状况有些相似。他认为 Távora 在当时经济并不发达,建筑设计有很多局限的葡萄牙进行的建筑实践,以及这种实践与今天中国建筑师可能的关联,是他得到的主要启发。

 

有方:最近在做的最有趣的项目是什么?

王方戟:最近刚做了一个市郊的居住办公混合用房。想通过这个设计寻找到一种既高度紧凑及挤压,又有很大使用及建造自由感的空间模式。就是照片中这个圆的这个房子。不过这个项目任务和场地都要调整,这还不是这个项目最后的面目。

 

 

▲林中小屋(模型,从树林方向看)

 

▲林中小屋(模型,俯瞰)

 

有方:最近在做有趣的项目的同时,是否也出于某种原因,做另一些无趣的项目?

王方戟:以前做项目的时候可能会这么分。最近一直没这种感觉,没有觉得哪个项目会很无趣。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挑战,只要花精力做了,一般都能给我们带来不同的乐趣。当然,那些业主自用、自己经营的项目,我们能更真切地理解项目的未来,也能做得更贴切;那些商业性比较强或开发目的不明的项目,业主与我们都要猜建筑的未来,要假设很多以后也许并不存在的东西。这可能会让设计走向不恰当的方向。

 

有方:最近在自己的业务上你觉得最烦的事是什么?

王方戟:项目与教学上时间冲突的时候,比较抓狂。因为项目的时间要让位于教学,有时候项目会被耽误,或者要加班。不过最近项目都不是很赶,也就不太有这种情况了。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王方戟:最近在想地域及时代对个体建筑师做建筑设计时的态度的影响。每个人都离不开当下的束缚,但从历史上看,有些个体建筑师能意识到这一点,也因此做出了不同的实践。我觉得这个现象需要想一想。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王方戟:最近读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的《新校参天台五台山记》。上一阵子给《WA》写了一段感想,拷点过来:

 

 ▲《新校参天台五台山记》封面

 

这是一本由宋神宗时来中国的日本高僧成寻所记的流水账式的日记。书中成寻展现了他从从日本出发前往中国,到日记由弟子带回日本的一年多时间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他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将诸多日常生活细节一一记录。每日重复的吃饭,念经,付钱,行路要记下;每次得到文书要一字不落地誊写下来;每次看到旅舍墙壁上的诗也要抄录下来。这种记录没有宏大的构思,也不需要高超的写作技法,其中充满缺乏情节的琐事,其故事发展是否精彩更是开始动笔时难以预料的。成寻的修行给了他将这种在当时看来毫无意义及趣味的事情一丝不苟地完成的毅力,给了他水滴石穿般的延绵耐性。内容虽然琐碎,但比起那些让人耳熟能详的宏伟历史故事或辉煌史诗,这本朴素的记录却更容易让人把握到历史中某个时刻的脉搏。书中的那些描述不时把读者拉入真实的历史场景。所谓的“传统”、“民族”、“历史”这些词的概念,通过成寻那点点滴滴的记录和描述变得真切而容易理解了。书中记录的国人近千年来已变及未变的处事和思维方式都同样令人惊讶,也让人体会到“我们”之所以成为今天之“我们”的偶然和必然之处。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王方戟:最近跟着有方去葡萄牙看了 Álvaro Siza 的一些早期中期的房子。最大的收获与其说是将杂志上的照片及图纸与实物进行了比照,倒不如说是目睹及经验了他所在的场所,理解了他是在什么样的特定处境下设计出了这些建筑。看下来感觉到siza常常在他熟悉的具有严苛条件的环境中,通过职业技巧将各种困难化解后得到了这些房子。他在不熟悉的环境中,在没有太大约束条件下做出来的设计中,可能很难看到挣扎的痕迹,也就会缺少一些细节吧。

这次在 Porto 看到 Siza 刚出道时设计的几座建筑。他20多岁30出头时就能设计出像 Quinta da Conceição 游泳池那么好的房子(图4),太让人吃惊了。除了天赋外,可以解释的只能是他接受了很恰当的建筑设计教育。他所经历的建筑教育值得我们好好挖掘一下。

 

▲Quinta da Conceição游泳池外景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很有趣的建筑师,对你特别有启发?

王方戟:这次旅行中买了一本 Feando Távora 的书。在这本书里我们能看到 Távora 完成的很多项目,也可以体会到他如何在一生中以不同的专业实践方式呼应了社会的巨大变迁;体会到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地理人文环境,并以这个角度看待外面的世界和来自外部的专业参考;体会到他通过实践为下一代积累了哪些专业的传承。读下来觉得很有启发。

比如,他的设计给人一种很杂的感觉,有大规模的城市规划、城市公园设计,有城市中心区环境整治规划,有周围缺乏参考的新城中的大房子设计,也有非常重要历史遗存的更新及加建,有大型公建及住宅区设计,也有小住宅以及非常细小的老住宅内部更新改造项目,有自己所在城市中的项目,也有国外的项目等等。细想下来,这些项目的差异正是 Távora 所处社会环境变化所引起的,从中我们看到他积极地以专业力量适应这种变化的努力。

比如书里 Távora 写了1960年4月他如何艰苦地前去莱特塔里艾森参观,并被当时已经停用的建筑现场以及与建筑相关的事情感动得泪流满面的故事。这个故事给了我们很多当时葡萄牙建筑师努力学习外界优秀建筑及建筑师的联想。

他的经历与今天中国建筑师的状况有些相似。尤其是葡萄牙当时经济并不发达,建筑设计中也有很多局限。他在这种条件下的进行的建筑实践以及这种实践与我们可能的关联是我得到的主要启发。当然其中还有他如何通过建筑设计教育的手段,把对建筑的思考传递到尽头葡萄牙建筑中的那些部分。

 

▲Vila da Feira市场,1989

 

有方:最近哪个建筑话题最让你关注?

王方戟:比较关注建筑设计中的抽象性思考这个话题。

 

有方:你觉得最近建成的最糟糕的建筑作品是哪一个?

王方戟:糟糕的设计很多却也不足为奇。不过这次在葡萄牙看到,那里的很多普通建筑的形式细节都挺讲究,哪怕是很多农宅也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舒展的红色陶瓦屋顶,高高瘦瘦的窗,宜人的廊下空间。一对比觉得有点不平衡。我们的环境中很难看得到空间的比例关系把握得好的建筑,哪怕是很多经过建筑师设计的建筑。农村的民宅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也不是那么富的地方,悬殊这么大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然,很多国家状况跟我们差不多,能做到最普通建筑都还有点腔调的地方也许也不多吧。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王方戟:必是那个“奇奇怪怪”议题吧。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王方戟:教学咯。设计和教学这两个事情在时间上有冲突,在兴趣上却可以很好地互补。设计中要做的核心工作是让别人理解自己,教学中则是如何理解别人。正反搭配,工作不累。

 

有方:最近有没有对建筑设计感到困惑、厌倦,想过改行,改做哪一行?

王方戟:没有吧,感觉才刚刚开始,还没轮到困。

 

 

建筑师简介

王方戟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主持建筑师,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学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硕士及博士;同时任《时代建筑》杂志兼职编辑、《世界建筑》杂志编委、《建筑师》杂志特邀学术主持、《西部人居环境学刊》杂志通讯编委等职务;曾任南京大学建筑学院客座教授。

2007年创建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从事设计实践,实践成果多次在国内刊物发表,并多次参加展览。在《时代建筑》、《建筑学报》、《建筑师》、《西部人居环境学刊》、《室内设计师》、《室内设计》、《世界建筑》、《a+u》、《domus国际中文版》、《南方建筑》、《新建筑》、日本建築学会《建築雑誌》等杂志发表多篇建筑设计相关论文。并受邀在国内外建筑院校举办多场专业讲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人物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王方戟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