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张继元、卜骁骏:从跨界的角度重返建筑 | 建筑师在做什么144

张继元、卜骁骏:从跨界的角度重返建筑 | 建筑师在做什么144
编辑:原源 | 2020.05.13 11:39

 

这是有方“建筑师在做什么”第144个采访。受访:张继元(右)、卜骁骏(左),Atelier Alter Architects时境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设计总监/首席建筑师。

 

张继元,哈佛大学研究生院硕士、库珀联盟Irwin S. Chanin建筑学院建筑学士,纽约注册建筑师、英国RIBA建筑师协会会员。理论研究关注古代丝绸之路的艺术对建筑的跨学科影响,曾与卜骁骏一起在清华大学开展“书法的建筑语构”课题的设计研究。

 

卜骁骏,哈佛大学MArch II建筑学硕士、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纽约州注册建筑师。工作集中于参数化的设计建造,其工业博物馆建筑三联作:英良石档案馆、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圣农博物馆,进一步推进了他在参数化建造领域的探究并赢得了众多国际奖项。曾任教于清华大学。

 

 

对话建筑师

有方  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张继元、卜骁骏  除去已经建成的项目,正在进行中的是一个大理变压剧场、两个行业博物馆、一个小型酒吧、一个文化中心,还有一些展览——深圳坪山的“三秒钟的超现实城市”、 深圳溪涌的 “天空的眼泪”,以及威尼斯双年展。 

 

大理变压剧场

行业博物馆

福建省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

北海群艺馆
秦皇岛沙滩驿站
展览“三秒钟的超现实城市”
展览“天空的眼泪”

有方  和过往比,最近做的项目有哪些新的思考或尝试?

 

张继元、卜骁骏  最近这些项目的开展,引发了我们对于“跨界”的思考。

 

其实1970、80年代的时候,Diller Scofidio已经做过跨界的工作了,他们当时做的很多也是戏剧、艺术跟建筑的交集,更多的是把建筑直接做成艺术。我们现在是在重复着他们的路,但希望从跨界这个角度出发,对建筑有一个革命性的认识和思考,重新定义建筑。

 

秦皇岛沙滩驿站

举例来说,在大理变压剧场项目里,我们目前的跨界体现在因为项目的缘故,跟戏剧、新媒体、舞美、展陈、声学等其他领域发生碰撞,正在与这些创造性活跃度好的行业并行、一起做创作性的研究和新作品。多学科交叉的工作颠覆了我们以往思考的建筑功能和空间的概念,促使我们有机会创造出新的博物馆、剧院、展厅、餐厅,重新认识之前每一个传统建筑的功能。

 

从功能上颠覆了以前这些建筑的基础后,我们便有机会在建筑、景观、城市三个尺度上,从一个有如“城市剧场”的看与被看的角度出发,去重新认识建筑和功能的关系,探讨新的空间类型(“城市剧场”源自Guy Debord在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中探讨的城市中的看与被看的关系)。所以正如从Lewis Mumford讲过的“The city is the museum, and the museum is the city”( 城市是一座博物馆,博物馆就是一座城) 延展出来,我们现在讨论的是“The city is the theater and the theater is the city”(城市即剧场,剧场即城市) 。

 

大理变压剧场

由于跨界,所以我们有新的空间的载体(功能),也由此我们便有了机会在建筑里尝试展开新的关于超现实主义空间的思考。

 

举例来说,在我们做的大理变压剧场的景观设计里,秋千就从一个个废旧的工业设备里生长出来。秋千是跟这些工业的语言有关的,它是一个景观里的公共空间的功能,这时候整个景观空间就是一个放大版的Guy Debord所讲的“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and spectator”(社会学的角度看舞台上看与被看)的关系。

 

从这再继续引申出去,就可以探讨如何建立一个“戏剧城市”的概念。在大理项目上问题就变成了,一个城市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剧场。我们认为城市日常生活中的很多时刻都是戏剧性的,这样的时刻在物理空间中的表达,我们称之为“戏剧城市”。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破以往大盒子般综合性剧院的建筑形制,把这些戏剧时刻放大,让这个城市更有趣更有活力。

 

从这个层面上再抽象出去,就可以回到超现实主义的一些作品里面——大理项目是从一个现实项目入手,但我们最近做的两个展览 ,坪山美术馆的“停顿三秒中的超现实主义都市”和溪涌的“天空的眼泪”,则是使用更加抽象的手法进行的关于超现实主义空间的尝试。

 

正是因为这些跨界工作,我们才有机会能把超现实的空间带入到物理空间来——假如没有跨界的媒介而仅仅局限于建筑空间设计,有时很难做到超现实的题材。这就是我们近期的一些新思考,是从大理到坪山到溪涌的项目中一层一层产生的。

 

展览“三秒钟的超现实城市”

展览“天空的眼泪”

有方  去项目现场的频率如何?一般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张继元、卜骁骏  去现场的频率有较大的变化,如果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建设团队,基本上不会太频繁,很多情况信息的沟通都是在手机上就可以完成。近的范围里,大型项目基本上每周都要去,精品小型项目差不多每三天去一次,当然这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北京项目已经有5个了,整体上看这种距离的便利还是很重要。

 

现场的问题经常就是读不懂图纸,施工错误需要补救,以及没有能力做出来。一般解决就是靠提供更多的图纸,帮助他们理解,以及打探清楚材料的上下游,让施工队没有理由拒绝做。

 

有方  当下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

 

张继元、卜骁骏  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尺度和生活的复杂度都在发生变化,单纯的设计师的生活越来越被各种各样的必要社交充斥着,很难集中精力去学习或者思考,建筑方面想达到一定的深度感觉比原来更加难。

 

解决方法我想应该是自身对建筑师核心价值进行缩减和深化,其他部分可能需要通过社会分工和金钱购买换来更少的负担。虽然有时候需要忍受稍低的品质,但有时也能收获出其不意的良品。

 

有方  如何看待建筑设计行业现在的处境?打算怎么应对?

 

张继元、卜骁骏  在我们入行的这10年,建筑业有很多大起大落的变化,有经济的起伏和迁移,技术的进步,行业规范的演变,国内和国际上设计品质与影响力的转变,还有人心态的因素。大量变量投入到这个行业里,加上它本身又非常复杂,所以我们很难说建筑行业到底怎么样了,因为我们基本上是在自己的领域里工作着。

 

专心做建筑,坚持对建筑的初心和信仰。

 

有方  在过往的设计实践中,哪些经历(或事件)是关键节点?让您哪些改变?

 

张继元、卜骁骏  我们几个项目的建成就是我们实践的关键节点。

 

五里春秋泛文化艺术中心

因为只有当建筑在实体空间中,它才更好地诠释了我们对这个项目的理解。有时候在自己建筑的空间中,会突然想起些我们当初对它的预期——在漫长的项目建造过程中,最初的想法有时会忘却,但当建筑成为现实、有了自己的生命力的那一刻,它就终于可以与我们当时的心情心境对话。

 

曲靖博物馆

当项目有了自己的生命力,我们想说的它都说了,还说出了很多我们表达不出来的东西,甚至是新的、超越了之前对这些空间的认识。

 

北理工文体中心

有方  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简单阐述理由。

 

张继元、卜骁骏

The New York School – A Cultural Reckoning

by Dore Ashton

 

关于“二战”后的抽象主义是怎样形成的。作者Dore的写作很有空间感,其艺术评论会用文字展示整个艺术家生活和工作的空间。我们在尝试理解作品以外艺术家生活的空间,思考抽象主义的本源及其与建筑的关系,下一阶段艺术与建筑的关系,以及建筑能在什么维度突破。

 

Of Grammatology

by Jacques Derrida

 

主要关于文字的结构、词字意之间、句之间的关系,以及文字作为一门结构学的意义。我们尝试从建筑作为建筑语言的方式去理解建筑,从中文、书法、汉语文学的角度去重新解读建筑,所以德里达此作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去重新思考汉语与建筑的关系。

 

The Order of Things – An Archaeology of the Human Sciences 

by Michel Foucault

 

The Order of Things帮助我们理解“次序”和空间关系、语言结构及建筑空间的关系,是对之前的所有思考的一个有力补充——从一个批判性的角度,去理解空间关系和创造空间关系的新的载体。

 

The Poet Assassinated 

by Guillaume Apollinaire

 

这是一本1918年的超现实主义作品。超现实主义最初是从文学领域开始的,我们想理解它是怎样把时间、空间以及叙事的叙事性重新解构,从这里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超现实主义作品的根源、内涵、底层逻辑。

 

有方  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张继元、卜骁骏  纽约。也不算旅游吧,每年都会过去一段时间看看当地冒出来的新建筑。

 

有方  最喜欢或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张继元、卜骁骏  密斯,对我们来说密斯定义了建筑的高度和准则,他的建筑的抽象性,及其与东方艺术、东方建筑的连接是很重要的。

 

有方  最近有发现对自己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吗?为什么?

 

张继元、卜骁骏  大卫·奇普菲尔德,他从材料中诠释历史与当代的关系,诠释时间的概念,这点对我来说是比较有启发的。

 

有方  上学时,哪门课最有兴趣,为什么?

 

张继元、卜骁骏  是studio,它从各个方向重新塑造和定义了我们的世界观。然后就是Lebbeus Woods的seminar,那个时候就给了很多新的思考方向和启发,打开另一扇新的门。

 

Lebbeus Woods

还有Tony的seminar,他是密斯在IIT的学生,他的建筑评论极简而又具有深刻的含义;然后就是David Shapiro的seminar, 他是一个诗人,他让我们理解诗、创造诗,理解诗与时间空间的关系;以及Dore Ashton, 她是近代最重要的(我们认为是最好的)艺术评论家,正是她的评论定义了现代主义艺术以及“达达”等概念,让野口勇、毕加索等艺术家竖立在现代艺术史中。她的艺术课是最刻骨铭心的思想颠覆,她教会我们如何去独立地、具有批判性地思考。

 

Dore Ashton

有方  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张继元、卜骁骏  目前最关注的是疫情。

 

隔离期间的世界变化让我们对人生有一个彻底的反思,开始思考如何面对自我,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生存、如何与人产生关联、别人的祈福对我们的意义、时代中的群体与个体的关系、如何以精神的力量在残酷的世界中传递热量……我们在疫情里的Atelier Alter Forum的一系列学术讲座,就是一个精神上的募捐义卖,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在全球找了5个富有创造性的学者和建筑师,来给这个社会带来知识、提供精神上的支持。艺术家在这个非常时期捐出艺术品,我们是用我们的精神力量来回馈社会。

 

ATELIER ALTER FORUM

这个疫情同时让我们思考个人空间的需求的多维性,思考个人空间、人与人联系的公共空间、媒体的空间,如何在物理空间中穿插。

 

有方  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张继元、卜骁骏  与孩子相处。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受访建筑师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人物
建筑师在做什么
有方专访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