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布里昂家族墓园:一座为死者建造的花园

编辑: 李菁琳 | 2017-02-05 09:37 | 分享  

布里昂家族墓园是建筑史上不朽的作品,是凝聚了斯卡帕一生设计手法和理念的集大成之作。墓园位于意大利的北部小城圣维托,占地面积约2200平方米,1968年布里昂夫人为纪念其亡夫而委托斯卡帕设计。项目至1978年建成,卡洛·斯卡帕本人于同年逝世,也最终长眠于此。

 

0Brion-1

0Brion-2

 

波特莱尔的诗是斯卡帕最喜欢的文字之一。斯卡帕拥有的那种来自于“暗夜”面、“反向”面的创作感觉,正是波特莱尔诗文中所明显投射的关于死亡、消失和黑暗的魅力——即所有的律动与生命能量是来自于反向面与暗夜面,而不是来自光亮面。当人们思考着增加的时候,斯卡帕却要放弃与缩减,当人们以悲情抗拒死亡时,他却要欢悦迎接死亡。

 

在布里昂家族墓园设计中,斯卡帕最初的设计观点便是创造一个绿荫遍布的花园。“我感到我要追求一个乡村情感,就像布里昂所期待一样。每一个人都会很快乐地来到这里。小孩在此游玩,小狗跑来跑去。所有的墓园都应该像这样。”墓园中的粗质混凝土表面入口廊、夫妻墓、小教堂看似很像哀悼时光与生命逝去的废墟,但是它们有的是巨大花盆的底座,有的则成为植物攀爬的表面;植物的蜿蜒并非意外,斯卡帕的草图中清楚地交代生命在墓园中水池、水道,以及能让水盛满位于混凝土面上的缺洞,都是这个“死之园”中的生命之泉。

 

0Brion-3

0Brion-4

0Brion-5

0Brion-6

 

在设计中,他避免了传统的中轴对称的墓地设计手法,而选择了近似中国园林的漫游式布局。墓地有公共和私密两个入口,整个平面呈“L”形,被混凝土围墙及狭长的甬道包围,中心是一片绿地,绿地中央是布里昂夫妇的拱形墓室,由架空的弧形雨篷、结构力量的弧拱、下沉的圆形凹地和平行对望的棺椁组成,延续了他一贯对于“鞋盒子式的墓地”的厌恶。

 

墓室的45度斜向设置,自然地解决了L形交接的空间的转折,两个尽头分别为家族冥想亭和葬礼教堂。教堂位于方形水池中央,层层叠叠退台的混凝土断片构筑出水池边缘,到水面下继续延伸转折,形成丰富的水中世界。教堂设有落地竖窗、天窗、门连窗、小方窗、地窗,光线从四面漫入,天光、地光、直接光、非直接光、四周水面漫射的光、祭坛金属表面反射的光,通通漫射进教堂,营造出斑斓陆离的威尼斯光线效果。

 

0Brion-7

0Brion-8

0Brion-9

0Brion-10

 

斯卡帕的“波特莱尔”情节抗拒世俗对死亡、黑暗的负面理解,将反向视为正向力量、生命韵律的起始点,他的那些美丽至极的细部常常是转化自被视为残质或不得不出现的接缝。

 

布里昂家族墓园教堂的双交接圆以及光轮,它们是由弯曲成圆的I形铁造出的数字交错双圆直接随着现场浇铸混凝土墙而被固定,在其正面镶上威尼斯式的粉色及淡蓝色马赛克。在它的另一边,这两个颜色被交换。这是一个代表生与死交接的填墓区,一个水元素与火元素交界区位,一个双圆的互动关系在其中被光芒点燃而生命被展开。死亡虽然意喻肉体的消失,生命的光芒依然耀眼而明显。斯卡帕在这个入口双圆的细节设计既非可走动的开口,也非窗户,而是引导生命、暗示生命的符号。不论如何诠释这个双圆,或称其为中国式的阴阳符号、或为橄榄形光轮等,这个被置在一个旧广场、在一个被冬天所摧残的柏树大道的终点上的双圆,它的背后则穿行至由生命之绿荫所妆点的花园中。这也正是斯卡帕建筑所具有最大的能量:他引领我们悠游于时光、沉浸奇想,使我们不只享受建筑的美妙,还挑动想象并蕴集沉思。

 

0Brion-11

0Brion-12

 

斯卡帕以抑扬顿挫的叙事性空间组织,精妙优雅的建筑细部,“为死者建造了一个花园”。空间缓慢展开,节奏如同大提琴的独奏,园内藤蔓蜿蜒水面明净,高雅与简洁同时存在,将生死轮回的坦然和宁静带给了这个墓园。路易斯·康将斯卡帕的建筑总结为“节点是装饰的起源,细部是对自然的崇拜” 。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文字节选自《空间中流动的诗性》,如需转载请与有方新媒体中心联系。

投稿邮箱:

1 0 3144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