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十平米造园记

编辑: 王箫/孟陆唯 | 2015-09-15 19:43 | 分享  

 

 

▲茶之路空间的小庭园,2015年7月底

 

 

▲改造为庭园之前的本来样子,2015年3月底

 


跟房东签下租约几天后,3月27日,我们匆匆来到七月合作社找康恒。听说他是枡野俊明的学生,他所创建的公司也是枡野俊明中国项目的执行团队。带了一本《茶之路》、一本《京都茶》别册,找到当时华亭路的地址。初见康恒,戴着眼镜、很有几分学生气的年轻人,隔着小会议室的玻璃,听他介绍去年自己做的小庭园。非常日式。他问我们要造的园面积几何。有点儿忐忑,不知道这样的园造价多少。

去年我们从京都访茶归来,在不审庵受到很深的触动,做这个茶室,就希望同时造一个园。康恒听了我们的大概经历,他问:你们能用一句话告诉我吗,关于你们对茶的理解?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我回答,“其实从2013年踏上茶之路,拜访那么多的茶农和制茶师,2014年又去了日本,我觉得有一句话很深的印在我脑中,那就是,我们相信已经找到了沟通情感的媒介,那就是茶。”

康恒稍愣了愣,说,“那我理解了。”然后他说,你们要做的这个园面积太小了,我公司也不接这么小的案子,那我就免费为你们设计吧。

这时候我和马岭都有点儿愣到,不晓得接什么话。心里是很感动的。稍微聊了下,康恒即问,富民路很近啊,走路5分钟,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行动性也是我感佩的,并非说说而已。后来我了解,其实他们公司业务很多,十分忙碌,为了我们这个虽说是小小项目,可他和团队的好几位都是见缝插针地投入进来很多心血。

看了地形,康恒迅速提出了他的概念,包括植物的高度,半遮半掩的“墙”的设计,甚至院墙颜色、肌理,从室内的一面窗看向庭园时未来竹帘的垂挂位置。几天后,他画出了图纸:

 

 

看到蓝图,我很有点儿兴奋,感觉已经看到了庭园的样子。今天回想,这个过程及至维护,蛮不容易的。不久前我对康恒进行了一次采访,分两部分整理如下:

 

茶之路:为茶之路打造的十平方米庭园,你着重的几个考虑点在哪里?
康恒:第一,这是老房屋的空间,进入这个阶段是比较生活化的街道,我觉得茶也是一样,不一定在一个很好、或者很新、所有的设备都很好的感觉里,它有一定的生活化,所以进入园子之前的这个过道,我觉得感受很好,人放松下来。我不希望这个园子空间很新,或者墙面做一些改动,反而希望把老的东西留下来。

 

 

 

 

第二个因为庭园空间很窄,比较短,我希望能有一个距离感,包括现在植物的近大远小、慢慢推后的感受,还有一些石头的摆放。

还有就是,之前有混凝土,我肯定要把混凝土打掉,设计出一个符合种植的空间。我希望主人对它存在一个运用,比如说你倒水,从过道走过去,通过踏脚石走到那儿,客人又可以在出水口看到你的半遮半隐的身影……因此它是以你为主的空间,是衬托主人的空间,不是一个纯粹用来观赏的空间。

 

 

▲首先把防腐木拿掉,5月18日破土动工,当时突然下起暴雨

 

茶之路:挑选石头也是造园关键,你怎么做这部分的把握?
康恒:石头分四个步骤。第一是大小,空间多大,要马上确定适合空间大小的石头。

第二是冷暖,石头有暖色调和冷色调,你要做什么氛围的空间,就要找什么颜色的石头。

第三点是表面基底形状,因为上游有上游石头的样子,棱角比较多一点,下游也有下游的样子,比较圆润,有一点光滑,因为通过冲击出来。中游比上游棱角少。人对自然的感受是很敏感的,我们因为眼睛习惯了就不会发现这些。第四点是看形,形是因人而异,每个人的学习背景,或是家庭教养、文化熏陶,对美的感受不一样,这就看每个人的喜好。

 

 

▲山土进来之前得做好墙面。很多人询问院墙的纹理是怎么做出来的

 

 

 

 

▲选择好石头是庭园设计成功的关键;下图是康恒为茶之路空间挑选

 

茶之路:关于树木的品种、高低错落的搭配,有哪些细节需要注意?
康恒:牵涉到一年四季,如果做设计的话,有高的树,低的灌木,它有三层关系。你在一个平面图里,画一棵这样的树,有这样一个关系在,它有一个衬托,一般情况下前面有一棵树衬它,背后也有。这是前衬,这是后衬,而且希望它们构成不等边三角形,在立面上看也是一个不等边三角形。

 

 

 

茶之路:造园合适的时间是?
康恒:要看后期植物配备。春天最好。一般情况下夏天不建议做移植,除非非常赶,因为夏天植物存活率很低。秋天也很好,9月立秋之后,天冷一点比较好。

 

茶之路:十平米造园,你一般用多少时间可以完成?我记得第一次就我们这个庭园同你交流的时候,你说几天就可以,我当时挺吃惊的。

康恒:其实园子设计很快,从概念到施工图最多是三天。但施工有不定的因素存在,一般也不会太久,十天半月吧。

不过,在这方小小庭园里,我感受到最接近日常的真理。

 

 

▲5月底,庭园的雏形已就。脚踏石每一块都不同。康恒让团队的人

 

 

▲2015年5月31日,这天是整个项目监督过程中我唯一不在场的一次,康恒说,青苔运到了,马上要种下去,而我人在苏州。康恒和团队,大概进展了三四个小时,他发来这张照片给我,当时颇有涕泪交零的感觉

 

 

▲完工了,清理上图的左手柜子中,我看到了这张图纸

 

 

▲ 除了和李思交换着每天浇水两次,也操心开幕前的各种操不完心的细节。比如,康恒曾经指出,我们应该把那个不锈钢的门把手换掉,因为感觉太新。托朋友竟然在静安别墅淘到了。可是钉子也不能太新,隔壁可爱的高伯,从自己的“百宝箱”中翻出4枚生锈的钉子

 

 

▲这是我们对外发布的第一张庭园照片

 

 

 

 

 

▲迎接开幕前,有一段万物生长的甜美时期。庭园里的蕨草和南天竹被用作插花 (摄影:邹巍、田方方)

 

 

▲ 噩梦从野猫开始。它们觊觎我们的美丽庭园,存心捣毁,青苔刨起,湿泥中埋下它们的便便,然后溜之大吉。我们清理过十几次。过程中听取各方朋友意见,用消毒水,喷雾,樟脑丸,香,超声波赶猫器,电猫毯……诸种。有效一阵,而后又是失效,我们每天都担忧着第二天有没有猫来。直到康恒告诉我们日本人的方法,就是把大的矿泉水塑料瓶,瓶身上的塑料去掉,装满水,多放几个分布在庭园中。我当时问他:这不是有碍观瞻吗?他回:倒也是。所以白天我们就把瓶子们收起来

 

 

  

▲ 屡次捣毁之后的青苔园,已经不复生机。我只好托康恒再订新的青苔,并用了整整两个下午才把它们一一换过、重植好。那两天刚好是上海最热的一周里,植完青苔有种要中暑的感觉

 

不过,在这方小小庭园里,我感受到最接近日常的真理。

 

 

 

 

 

 

▲庭园养护一段时间会常冒出惊喜。亲眼看过好几株蕨草冒出,这次是真正看到一大朵花盛放-彼岸花(山土自带的种子)。有位前同事在做植物学研究,说,这个花一开,秋天就到了,比天气预报准

 

 

▲从石头缝里冒出的它,原来有个柔软的名字,叫绵枣儿



只要你浇水勤快一点儿,草就会从青苔里比赛着冒出。但也很快有一些死亡出现。这些死亡并没有真的消失,而是滋养了新的生命。追求永生或者恒久都是个妄念。出现破坏和糟糕的情形,同时也迎候新的生机。

我看到叶子变红,又变绿,又再次变红,有时候个别变枯,垂落下来。所谓生命感,就是活着的感觉。即便只有一天,一个小时,也要努力地绽放出生命活着的感觉和喜悦。





茶之路:说说你去日本留学之前的学习经历。为什么会想到去日本学习造园的?
康恒:说来话长。从小我就是个不太好的孩子,被父母娇惯,从小学起就是开后门的那种。我爸爸是画画的,高中我上了上海工艺美校。高考完,以为挺简单的,但落选了。这是我遭遇人生挫折的开始。因为爱面子,想躲高中同学,就去了清华美院当旁听生。

在那儿接触到日本留学生,互相教习语言,就想,干脆我去日本吧,因为我二伯伯在日本。但签证很不顺。因为父亲在担保的存折上存多了钱,结果我被拒签。第一次拒签第二次也肯定被拒签,那时真是看不到光明的感觉。我去日本一波三折,直到这个机会,我爸爸的公司和日本公司重组合并,我的第三次签证就是他们日本公司副社长签了字,我才能去日本。



茶之路:哪一年去的日本?
康恒:2005年7月19号是我踏入日本的第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日本大学艺术系考试是10月二十几号,我就一面准备这个考试,一面读三个月的语言学校。当时上语言学校的基本都是为了打工赚钱。我19岁,周围的人就觉得我很奇怪。我伯伯是1989年去日本的,去之前工资只有十几块一个月,到日本就是拼命打工赚钱。那年代去日本的人,把绿卡、身份看得很重,只要留下就觉得可以了。但我对这样的想法有距离感。

在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灰色的一整年,碰到所有不顺的事情,想,自己从小依靠父母,到了日本,一切得靠自己。当时手机是最早的彩屏,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查到学校的地址,靠着美术大校的黄页找到很多信息,周末就跑周边美术学校,看看是什么样子,有什么设施。那段迷茫的日子,现在想来有点儿怀念。三个月之后我考取了日本艺术大学的油画系。



茶之路:看起来不像中国那么难?
康恒:就是画静物,石膏像,一些布,一些水果,在国内都画过的。然后我就考上了。是不难的,挺开心的。语言学校一般要读一年左右,我只读了三个月,还不太会说话,以前不那么外向,外向是锻炼出来的,因为你不外向就没有朋友。油画系本来人就不多,我就跑过去问,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别人觉得挺好的。上超市买东西什么,他们都帮助我,生活和学习上也都帮助我。我在语言学校时也打工,在厨房做了半年多。在日本打工第一天就学到很多东西。在中国打工,碗不会洗得那么干净,但是在日本,首先这个碗要洗干净,因为人家教你有一个责任心。

后来我觉得油画系读出来前景不太好,想念建筑系。当时画油画参加了一些美术学校的展览,又认识了在日本读书的中国人,也有香港人,我跑到他们学校去看,老师都非常好。第二年我去考多摩美术大学环境建筑系,结果考上了。因为在日本有这样一段考试的经历,日语都可以说了。到了大三,枡野俊明老师是我们学校的教授,他带我们到京都实习,考察寺庙,我觉得挺好玩儿的。学校里像枡野老师这样的僧人身份还兼教学的老师有两位。他给我第一印象是比较严肃,但实际接触下来不是这样。我跟随他就是从大三到现在。



茶之路:之后你又读了枡野老师的研究生?
康恒:对,两年,我在2013年毕业,之后先在老师事务所工作。2013年到2014年到日本事务所工作。2014年3月回国。回国是有一些原因,因为国内有一些项目,还有就是,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我回来的时候老师跟我说过,以中国代理的身份回来,相当于在中国的窗口。

 

茶之路:公司的名字为什么叫七月合作社?
康恒:因为是在7月成立的(笑)。



茶之路:跟随老师学习,感到他给你特别重要的启示是什么?
康恒:最重要的启示是现场。我们觉得图纸上一个记号,那是一个记号,但全世界没有一棵树长得一样,所以现场的精力非常重要。画图精力大概是30%-40%,现场却占70%到60%。老师那一代人不是设计大学出来的,之前都是一点一点造园子造出来的经验。

很多人把造园和山水画,或当代艺术放在一起,但不是这样,造园有气侯问题、施工队等因素,有一定的局限性,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它要迎合业主的喜好,要和施工队去商量,不是一个自我表现那么简单。因此最后它需要通过你的言行举止、人格魅力去感染所有人,让所有人介入这个空间,最后把这个东西造出来。

还有就是,老师让我学习,每做一件事情都把它做完。

 

茶之路:你翻译老师的《日本造园心得》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完成的?
康恒:研究生阶段完成的。我现在的语言都是那本书出来。翻译和读书不一样,记得牢。日本庭园每个时期的样式不同,我都挺喜欢的。有人可能觉得中国园林假山多一点,但我觉得中国园林和日本庭园没有太多可比性,就是时代背景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所以衍生物不一样。

 

 

▲这是我们庭园中最美丽的一块石头,坐在园子里花几分钟看它,心就变得很定



茶之路:《日本造园心得》里面提到几次《作庭记》。
康恒:对。它是日本最早的造园书。中国有明代计成写的《园冶》,但日本比这个还早。那本书很薄的,里面就是一些道理。还是理论上的。最终其实,一定要自己去做,他可能很懂(会看,会说),但一定要实际操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夏楠所有,原文转自茶之路RoadOfTea。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关键词

茶之路 庭园

0 0 1828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