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定格山水:郡安里君澜度假区接待中心 / 界建筑&万境设计

编辑:易智丽(实习生);校对:田丽(实习生) | 2018-06-05 17:06 | 分享  

界建筑&万境设计

J.Lalli 外景 副本

郡安里君澜度假区接待中心  摄影:刘宇杰

 

项目位于中国四大避暑胜地之一的莫干山景区内,这里有六座山头、一座水库以及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资源,是坐落在长三角顶级度假区中的世外桃花源。接待中心位于山脚下,四面环山,我们并不希望去过多破环大自然的感受,而是通过留白的节制手法,将碎片化的景观进行场景化定格,围绕山、水、云、竹的元素进行室内空间、建筑和环境的相互呼应。

 

J.Lalli 大堂2

J.Lalli 室内一角

室内大堂——定格化的山、水、云、竹元素  摄影:刘宇杰

 

山:室外四面环山,室内则将山形复刻在水泥柱上,室外的山体仿佛延续到了室内,完成了室外场景的室内化。

 

水:山与水,建筑与水,相辅相成,浑然天成。

 

J.Lalli 外景 鸟瞰

山与水,建筑与水,相辅相成  摄影:刘宇杰

J.Lalli 外景2

接待中心处于山体环绕之中  摄影:申强

J.Lalli-3

J.Lalli 室内山水画印象2

室内山水画印象  摄影:申强

 

云:室外有云霞映入眼帘,室内有云灯攒动于顶,室内室外的呼应得到进一步强化。

 

J.Lalli-1-p

云  摄影:申强

 

竹:由于当地盛产竹子,设计师便将竹子的断面作为元素,制成屏风。“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J.Lalli 材质细节3

J.Lalli 材质细节4

J.Lalli 材质细节2

竹  摄影:申强

 

以生活与度假为基点,该空间旨在营造度假型态的空间氛围,随着地势的高低宽窄变化,室内布局上我们尝试以空间为框,取环境为景,形成一种与自然共生的和谐状态,到访者纵目远观,一目了然。无论是穿行于吧台,还是静坐于休息区,都能感受到不同的风景。

 

J.Lalli 2

接待中心外  摄影:申强

J.Lalli 入口

入口  摄影:刘宇杰

J.Lalli 大堂前台2

前台与窗外之景  摄影:申强

J.Lalli 大堂细节1

大堂休息区 摄影:申强

 

材料上我们选用最贴近自然的状态,运用材料本身的肌理及原色赋予造型新的生命,室内大堂前台采用的是经过特殊切割的百年实木,朴实而温润,带给到访者的不只是年轮的质感,更是对大自然的敬畏。

 

J.Lalli 大堂前台1

大堂前台  摄影:申强

J.Lalli 大堂前台3

百年实木  摄影:申强

J.Lalli 原木制作现场1

原木制作现场  摄影:严宏飞

 

悬空的云灯与户外的山体交相辉映,透过落地式玻璃将人们视线延伸至远方,营造一种随意轻松的氛围,以此洗涤心灵,使人得以沉静,达到精神上的放松。 一切都恰如其分的出现于此。

 

J.Lalli 大堂细节2

悬空的云灯与户外的山体交相辉映  摄影:申强

model1

model2

模型  ©界建筑

master plan 总平面图

总平面图  ©界建筑

first plan 首层平面

平面图  ©界建筑

elevation2 立面2

elevation1 立面1

立面图  ©界建筑

section1 剖面1

section2 剖面2

剖面图  ©界建筑

替换图2 副本

水泥墙图  ©万境设计

接待中心修改图

前台原木制作分解图  ©万境设计

 

项目地点:浙江安吉

项目类型:酒店接待中心

建筑面积:580平方米

竣工时间:2017年8月                                      

业主单位:德清御隆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建筑设计:界建筑设计事务所

建筑团队:刘安、王盼、徐小晖               

室内设计:万境设计

室内团队:严宏飞、郑洁

结构设计:毛德灿、叶小舟

施工单位:常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项目摄影:申强、刘宇杰


版权声明:本文由界建筑&万境设计授权发布,禁止以有方编辑后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

作为整个孟加拉首都综合体的核心部分,国会建筑(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的设计时间几乎同整个综合体同样长久。它完整的类型构成包括了九个经过简化的类型建筑:北面的入口花园、南面的清真寺、西面的来访贵宾室、东面的议员休息室、四个办公建筑。该建筑集合了康晚期作品中所有的类型学特质:理想集会建筑模式、层状空间、从结构中的结构到房间中的房间一致性、皮达内西式的迷宫空间。该建筑最明确的体现了康纯熟的类型操作技巧:类型的简化和重组。[i]

虽然平面关系在合同签订之后的两年之后就已经基本确定,但困扰康的问题却一直是国会建筑的顶部结构。康和包括奥古斯特·考曼顿特(August Komendant)在内的结构工程师合作先后实验了多种结构方案。在第一集的图集中仅仅重新制作了其中的三个方案分析(它们分别产生于1963年、1964年和1970年代初),其中包括最终实现的钢结构方案。有一条线索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康和考曼顿特倾向于采用混凝土的折板结构形式,而不是框架形式。这一新思路既是考曼顿特战后独特的工程创建,也能够在诸如沙克生物研究所(Salk Institute, La Jolla, California)等多个项目中得到印证。

国会建筑具有多层次的空间结构,它既是类型之间重组的结果,又是康一直的命题。它是早期以唯一神派教堂(First Unitarian Church and School, Rochester, New York)为代表的理想集会建筑模式在深度上和竖向上的复杂化。在现代建筑中失去的进深逐渐被层状空间所代替,虽然没有交错的内部路径但回环的层次塑造了诗意的迷宫。



[i] 以上命题的论述请参看《静谧与光明之间——孟加拉国会综合体主体建筑的类型学分析》

 

 

参考文献:

[1]Robert McCarter. Louis I Kahn. London: Phaidon. 2005.

[2]H. Ronnner, S. Jhaveri. Louis I·Kahn Complete Work 1935-1974. Boston: Birkhauser. Jan.1,1988.

[3]David B. Brownlee. David G. De Long. Louis I Kahn In the Realm of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Oct.5,1997.

[4]Kazi Khaleed Ashraf. Saif UI Haque. Sherebanglanagar: Louis Kahn and the Making of a Capital Complex. Dhaka: Loka Publication. Sep.9,2002.

[5]Vincent Scully. Jehovah On Olympus: Louis Kahn and the End of Modernism. Monografias de Arquitectura y Vivienda. Feb. 2001.

[6]Sarah Williams Ksiazek. Architectural Culture in the Fifties: Louis Kahn and the National Assembly Complex in Dhaka. The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Vol.52. No.4. 1993.

[7]Sarah Williams Ksiazek. Critiques of Liberal Individualism: Louis Kahn’s Civic Project, 1947-57. Assemblage. No. 31. 1996.

 

 

图版说明:

2346,7由作者绘制.

1来自http://www.panoramio.com/photos/original/3192328.jpg.

5来自http://www.wallpaper.com/gallery/art/louis-kahn-dhaka/17050083/2#16516.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