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一沙一世界 | 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第3日

张远博 | 2016-07-13 13:53 | 分享  

▲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第3日考察现场(摄影:曾翰)

 

清晨推开窗,才发现五台山中下起了朦胧细雨,山和林的味道被雨打得四散,沁人心脾。“历史作为一种设计思维:2016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中的37位学子,从昨天佛光寺的“梦回大唐”中醒来,在雨中踏上了朝台之路。

先登菩萨顶,完成“小朝台”。从后门进入,经过藏经楼、文殊殿、大雄宝殿这条轴线,似乎还看不明白这座“化文殊台”的殊胜之处。直至走到天王殿前,穿过牌坊极目远望,台怀奇景尽收眼底,才明白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沈旸安排如此路线的良苦用心:“这么多寺院集中在台怀镇,都不是随意排布的,它们的布局和礼佛空间、路线都经过精心设计”。山脚下的显通寺、塔院寺、罗睺寺比邻而立,虽均属中轴布置寺院,但各自有章法、因由可循。

 

▲显通寺“千僧斋”活动(摄影:曾翰)

 

显通寺历经观音殿、文殊殿、大雄宝殿、无量殿、千钵文殊殿等数重铺垫才依山登高设吸睛的铜殿。恰逢“千僧斋”活动,显通寺中僧尼济济,佛声阵阵,更烘托出“敕建大寺”的气派。登上门口的钟楼,得以回望菩萨顶。

 

▲南山寺(摄影:曾翰)

 

塔院寺中的白塔统领全局,也是周边寺院共同的标志建筑物。在寺院东南口的山海楼再次登高瞭望,菩萨顶、白塔、显通寺钟楼又成呼应。

 

▲罗睺寺牌坊之后被红墙夹裹的弧形路(摄影:曾翰)

 

罗睺寺的牌坊之后一段弧形路,被红墙夹裹,与高差一起引领了这条进入主体院落的来路。除了建筑外,沈旸重点提醒同学们注意的是这种空间设计的手法。

 

▲黛螺顶上五台风光(摄影:曾翰)

 

素食果腹之后,雨过天晴。登上黛螺顶后俯瞰五台风光,何等壮丽;再往南山寺,山地建筑群的空间丰富之程度,让同学们目不暇接。平面、空间、序列、细部之间的转换思考,也就是不同于一般香客的我们,到这座“清凉佛国”来的目的。

 

▲中国建筑遗产研学工作营考察现场(摄影:曾翰)

 

晚上回到酒店,学生和老师们都求知若渴,因陋就简,直接在酒店的佛堂搭起了简易教室,倒也契合今天的讲座主题“一沙一世界:佛教教义影响空间观的可能”。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沈旸从他个人受影响较深的《武梁祠——中国古代画像艺术的思想性》一书开始,重新构建了佛教教义对建筑物类型、建筑形制、城市布局的影响,中国自汉代以来的传统空间观的起承转合,在佛家视角中更清晰了几分。

 

▲沈旸“一沙一世界:佛教教义影响空间观的可能”讲座现场

 

讲座中,沈旸详细梳理了佛教东传后,建筑形式发生的变化。首先,塔、石窟、寺庙等新的建筑类型得以引入;其次,莲瓣、相轮,甚至波斯与希腊的装饰在佛教建筑中得以发展;最后,雕刻艺术的进步也不可忽视。

 

终南山律宗大师道宣《关中创立戒坛图经》(南宋刻本)

 

从布局上说,佛寺从汉、晋时期的立塔为寺,到东晋南北朝时的堂塔并立,至隋唐五代佛教寺院发展渐趋鼎盛,隋唐时期,通过设立别院,佛寺规划更加完备,佛寺以佛殿为中心,塔的地位进一步降低,晚唐之后寺内不立佛塔的情况也相当多见。此外,重阁出现、钟楼和经藏对立,禅宗和密宗也逐渐对寺院布局产生影响。而经过宋辽金元四朝,佛寺则更体现出了三教合一的趋势:楼阁多见;辽代佛寺仍有佛塔为中心的布局,宋则东西对称布置的双塔形式多见。

 

大同历史发展

 

至明清,佛教世俗化,佛教信仰的中心由宋元的五山十刹,转向了佛教的四大名山。

清代藏传佛教因统治者信仰,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 法堂地位降低。佛殿和禅堂院为寺院核心。

  • 僧堂功能解体,演化为禅堂与斋堂对置的形式,后大寺院专置独立禅堂院。

  • 钟楼与轮藏殿的对置改为观音与轮藏对置,在小型寺院中,轮藏也会被省略。明清后期,藏经的位置移到轴线最北端。

讲座最后,沈旸又介绍了五台山诸佛寺的历史发展以及空间特点,结合对诸佛寺的现场考察,工作营的每一位成员对佛寺空间的理解想必都会更加深刻,他们会怎么说呢?

 

营员随想

 

庄昌明

哈尔滨工业大学

对于这次宗教建筑考察中我们所能看到的、记录的是:结构(清晰的逻辑建构,广义的结构)、空间形成及其相互间的关系,以及场景或是意境。而如何探究这各层面及其侧面的东西是如何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很有意思的,即以当今人之观念度古人之心,这其中必有考经据典的揣测与论证,但谁又能保证每个细节都能言之凿凿,令人确信无疑。这其中的解读与误读是这次形成的追寻与思考。同时也非常感谢东南与有方能提供这样一次寓思于行的考察之旅!

 

▲庄昌明速写

 

蓝萱

湖南大学

第二天旅程中,我们连续游历了六座规模各异的五台山寺庙。这样密集的古寺庙考察的经历,于我而言,是第一次。惭愧的说,之前对中国的教义和佛寺文化知之甚少。因此在实地的考察中,认真聆听老师即时的知识传授,再对照文本去尝试理解。结合之后的沈老师的夜谈讲座,我忽然明白,其实看似神秘费解的佛教建筑,是各种方面相互影响下的结果:人、神、教三方,或者其他理解下的更多方面,沿着历史时间变迁下相互作用,造就了空间复杂性的呈现,也同时反映了现实宇宙中的多维观念。而我们,则可以学习用“大观”的角度,从历史出发,深究本源,研究发展,引发设计。

 

欧阳琳欣

华南理工大学

我想要分享今日三件有意思的事:

从菩萨顶正门走出,原本人头攒动、甚为局促的寺内空间,瞬间豁然开朗。雨中的青山更显朦胧逶迤之美,古寺庙宇顺着山势层层跌落,沿着山谷的方向伸展开来。周围的人声仿佛消失在广阔的天地间,唯有那低回的钟声传入耳中,久久不能消散。这般景致,这般心境,借用沈旸老师的话来讲,“好的设计大概就是心灵的感动吧!”

参观显通寺时,恰逢“千僧斋”活动结束,成百上千名僧人在寺庙里排着队出山门。平日里打量着游客的僧侣们,此刻却被游客们注目,一时之间,竟让人有些分不清“主与客”。拍照期间,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僧人对着我们招了招手,晃动着手中的拐反复说到,“我是苦行僧!”语气中似乎透露着一丝与众不同的自豪,颇为有趣。

从南山寺西侧进入,印入眼帘的建筑与其说像寺庙,倒不如说像民居的窑洞。困惑之余,朱雷老师经过说到,“你们可以想想这是为谁建造的。人?还是佛?这是一个好的变化吗?”哈哈,这个答案,我估计得寻思很长一段时间吧。

 

▲欧阳琳欣速写

 

张茜

湖南大学

一整天置身五台山中的我们,感受着五台山秀丽的自然景观,穿梭于各大著名的寺庙建筑群之中,我体会最为深刻的是:在这里,宗教、建筑与大山大水之间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的对话与融合。在参观过程中我们关注着每个寺庙的空间关系及寺庙与寺庙之间的联系,思考着空间使用者与使用方式的变化是如何影响到了空间的变化。此外五台山的寺庙建筑群的一大魅力还在于它们身处五台山之中,它们的布局、建造方式、空间对景与大山大水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去体会:在这个转角可以眺望远山上的大殿,在那处小窗能一睹白塔的风采…无处不体现着古人在营造时独具匠心之处。晚上的讲座更让我们从更深层次开始思考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古建筑空间观“背后的故事”,去“看见”我们之前不曾注意到的事情,思索佛教教义、社会变革、历史事件、民族意识以及政治等等因素影响空间观的可能。希望以后也可以带着敏锐的眼睛去“看见”更多空间背后的故事。

 

▲张茜速写

 

成健

湖南大学

云开雾散的午后,人的心情都敞亮起来。看着洒满阳光的山脉,点缀其间的寺院的琉璃瓦熠熠生辉,不再是上午的阴沉模样,云朵的阴影拂过屋顶和山上的针叶树林,怎么也止不住按动快门的冲动,合不上惊叹的下巴。整个五台山这片儿的寺庙统一在一个大景观关系里,比如在菩萨顶的牌坊下不经意间就可以看到对面的黛螺顶,南山寺里的拱门框住山脉和一角蓝天,对景、框景的手法很是常见。随地势而形,地块大小、空间组织也是各有特色,这恰恰是因地制宜设计思想的体现。

▲成健速写及笔记

 

摄影:成健

 

贾清利

湖南大学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对于真理的探寻就如同今日所见的苦行僧三步一跪朝圣一般。一日六寺之行让人见识到了五台山宗教文化之魅力,冒雨登临的菩萨顶,从照壁到山门的百步长阶,让求香拜佛之人降低自己的身姿,以一颗虔诚之心历经艰辛来到佛前,古之匠人的智慧亦凝聚于此。空间如无精神内涵便不可成为场所,而只会成为没有灵魂的空壳。空间的营造正是通过不同性质空间的布局、不同器物构件的尺度比例、组合关系等等一步步引导人们的身体和心理的活动(比如民众的礼佛)。空间的营造不是异想天开,需要有根基,这根基可能来自宗教的、政治博弈的、民族文化的等等,甚至复杂的如沈旸老师在讲座中讲到的,它有可能来自多因素相互交织、交叉影响的结果。设计不论建筑、规划、景观,需要建立大历史观、大空间观,好的设计需要根基支撑,作为一名正在成长的设计者,需要传承匠人精神,不断地刻苦努力,才有可能承托起往圣先贤立下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责任。

 

▲贾清利速写

 

师生问答

 

问题一:对于偏意象,无法从空间、尺度上去理解的设计的时候,如何在看古建筑的时候去理解设计背后的思想?

沈旸:还是以上、下定林寺为例,一方面,功利一点的话,如果我要做紫金山遗产保护的话,可以很快知道如何去做,因为我对它足够了解;不功利一点,那就是需要大概了解它在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可以更好地理解这块地,如果在这还可能做别的设计的话;再不功利的话,是希望同学们能在很多没有办法用身体尺度去丈量的情况下,进一步去寻找存在的隐含关系,比如南山寺的佑国寺它对着哪儿,它为什么要定这个位置,这对于理解设计非常重要。我所说的东西没有结论,我只提供给你们我看世界的角度。如果对你们能有所启发,这个交流就很成功。

 

问题二:关于历史建筑的解读你一直强调各种因素互相影响的可能,用全局的观念去解读。那么,在如此总体观念的前提下你觉得该如何选取解读建筑的方法并且能够把众多问题兼顾到呢?

沈旸:其实方法的学习不是一句话能够解决的,最好的途径是在建筑设计中,去观察,去思考该如何解决问题。能够有一个巧妙的切入角度的本质原因是广泛的阅读与多角度的思考,正因为如此,才能想的更多,更宽,更广,也就是更有想象力。因此我一直和同学们强调:希望同学们不要陷入教条的所谓“知识”的泥淖,希望学生们能够插上想象的翅膀,跳出问题看问题,也许就能看到的更多,想到的更多,学到的更多。

 

问题三:请问史永高老师,可以谈谈你20岁到30岁这个阶段一些重要的经历吗?

史永高:我是1993年于东南大学建筑系本科毕业的,之后去了设计院工作了一年多时间,虽然很顺利,但一直主要从事方案设计工作。抱着想出国看看和学习施工技术的想法,转去了另一个机构,到非洲的津巴布韦实地工作了两年半。这段经历虽然艰苦,但对于那时年轻的我而言,是难忘且难得的。回国之后又被派去新加坡工作了一阵,然而思考之后,还是决定回到母校东南大学,继续读研究生的建筑设计理论方向。在研究生、博士的阶段中,我比之前阅读了更多的书籍,也有意培养了自己学术撰写的能力。

我还想给20岁的你们分享了一些宝贵的经验,20岁是我们人生中十分宝贵的时期,在这段时期既要开阔我们的知识面(广度),又要做到术业有专攻(深度)。20岁的时候到底应该做什么,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件事,你们可能也会迷惘也会不知所措,但要尽可能让自己过去的经历对未来的发展有帮助。就比如对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的论文结合了自己对材料建造丰富经验,让以前参与众多实际项目的经历,成为帮助一部分。

 

▲营员陈斯予速写

 

▲营员段祎速写

 

▲营员马雨萌速写与笔记

 

▲营员徐涵速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