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定位全球城市“巅峰之作”,规划设计将实行总设计师负责制

现场:林楚杰、原源、陈杨;编辑:有方新媒体中心;校对:林楚杰 | 2018-05-10 15:00 | 分享  

2018年5月3日至4日,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以下简称“深超总”)城市设计优化国际工作坊,在深超总城市展厅举行。此次工作坊由孟建民院士和严迅奇先生主持,孙一民、朱荣远、Vicente Guallart、Ole Bouman、张宇星、石克全、张晓辉、钟兵、王晓东、黄伟文、单樑等11位中外专家参加。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徐松明莅临工作坊并致辞。

 

深超总包括深湾一路、深湾五路、白石三道、白石路所围合的区域,总用地面积117.4万平方米,其规划建设要求为“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工作坊就深超总的城市设计、交通组织、地上地下空间利用、建筑特色、公共空间配置等内容进行深入探讨。这一片区以全球城市“巅峰之作”为定位,后期规划设计将实行总设计师负责制,这也是深圳首次进行这一制度的尝试。

 

1

工作坊现场

 

工作坊中,各位专家进行了现场踏勘,并结合前期相关规划,充分探讨了该片区现有的独特资源禀赋。中国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首先以“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城市设计简介”为题进行了汇报。汇报显示,在过去的18年里,深超总片区的功能定位一直在不断变化:2001年定位为滨海城市社区;2007年时提出超级总部方案;2013年举行了首次国际工作坊,对这个地块的公共空间和建筑的关系等再次进行了讨论;现在随着粤港澳大湾区语境的成熟,深超总的空间结构和城市设计策略必将再次优化。随后,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汇报了“滨海大道(总部基地段)交通综合改造规划”优化方案。

 

2

3

踏勘现场,俯瞰场地与深圳湾

4

5

工作坊现场

 

“巅峰之作”的基础是市民

 

深超总的定位是全球城市规划设计的“巅峰之作”。与会专家认为,“巅峰”肯定不是物理高度、不是将建筑从200米变成400米——在这个片区,与其强调巅峰之作的标志性建筑,不如强调标志性的空间。专家们表示,巅峰之作的基础是人,是普通市民,是在这片区里工作的人口,“如果基础的需求没有被考虑,那么这个巅峰则无从谈起。”

 

在讨论中专家表示,这个片区需要引入一个有效评估系统,从地理、时间、经济、生态、社会、治理等六个维度去评判,并寻找这个片区的独特性。在时间上,这片填海区并不是一块没有历史的飞地,时间的积累会成为片区的文化。当前的许多做法,只是一味地追求个别地块的高度并从高度上获取经济性,这在空间整体的经济性上并非最优选择。此外,社会维度的需求以及治理维度的创新,这些在过往的城市设计里没有做到位的举措,应当在深超总项目里大胆尝试。

 

6

工作坊现场

 

建议在垂直塔楼中设置“公共层”

 

在这片垂直高密度地块上,是否有考虑过“公共层”的出现?“公共层”这一大胆的概念,在5月4日的工作坊现场被提出。“虽然空中的使用权归业主所有,但近地的裙楼使用权是不是可以部分让渡给公众?”在场地内的超高层建筑里,专家希望尝试将24米以上的楼层交给企业,对15米以下的街道、裙楼实行管控,不完全归企业私有,而是成为城市和企业共享的区域:“我们能否提出这样的要求——未来的企业围墙只能放在大堂,大堂以外的空间都是城市的。不然,30个企业的塔楼,就是30座独立的城堡,并没有任何的城市公共生活!”

 

对于“公共层”这一举措,专家表示,在香港地区也有类似的做法:政府会采用鼓励的政策,如果企业开放出一定的公共空间,会奖励一定的容积率。

 

在目前的深超总规划方案里,正如许多CBD片区的做法,垂直方向发展的塔楼占据了重要比重,业态方面仍然以办公和商业为主。现场许多专家对此做法持保留态度——是不是所有的建筑都需要“一根棍”那样往高处发展?有没有可能出现水平方向的发展空间?在片区的空间构成这一话题上,专家更是提出了“勒·柯布西耶+雅各布斯+库哈斯+乔布斯的模型”:既有像周围住区的大板楼,也要有雅各布斯和库哈斯追求的社会价值和自由空间,而乔布斯提倡的基础设施与交互界面分离的做法,在深超总空间里也可以实现。而在片区的业态组成上,这一片区的功能混合性不够强,如果要让它成为一个活力城市区域,还需要增加居住等不同功能的类型空间。

 

7

工作坊现场

 

最大的创新也许是回归自然

 

深超总片区处于山海之间,如何与自然对话是这一项目无法绕过的话题。有专家表示,深圳太强调人工化的东西,回归自然或许是更有吸引力的主题:“将来这个片区一定会很有价值,但不是因为高楼大厦有价值,更吸引人的是回归到自然生活的场景。深圳在这一片区最大的创新,也许是回归自然。”此外,尽管规划可能以将滨海大道下沉的做法连接起深超总与深圳湾,但目前的方案仍然是把片区设计的功能空间延伸过来;是否有可能把海的力量引入到超总场地内?这一追问于工作坊现场引发了更深层次的讨论。

 

有专家认为,中国许多滨水片区的设计处理,对水体是持“躲避”态度的。事实上,只有城市的公共生活跟亲水界面真的发生在水边和水上时,才是做到了真正的亲水。对比许多成功的国外城市案例,它们会在滨海地区引入公共的、商业的空间与业态,超总项目里是否也应有这样的考虑?深超总这一片区与雄安是有关联的。它代表着中国南方北方对待文明的态度,对待现代化的态度,对待城市建设与社会进步中人文与科技、艺术的态度。种种态度,在南方与北方之间是有时间差的,怎么能够在这些项目中引发更多的争论与思考,然后在充分发酵与释放的情况下再来做选择,是深圳应该呈现出来的理性。

 

8

过去海岸线位置保留的湿地

 

滨海大道超总片段下沉方案引思考

 

工作坊首日讨论重点是深超总与深圳湾公园之间的滨海大道下沉改造方案的论证。尽管深超总与深圳湾公园“近在咫尺”,却因为滨海大道的阻隔而使得两者缺少高效联系。深圳市交通研究中心在交通综合改造的汇报中提及,2017年有人大代表提出滨海大道在超总段局部下沉的方案,随后交通研究中心团队提出了上盖和下沉两套方案,最终市政府确定了后者——将沙河东路至侨城东路段的2.5公里进行下沉,位于此路段内的深超总,将与深圳湾滨海公园连接。

 

滨海大道下沉方案在现场引发了热烈讨论。在交通层面,下沉设计将“倒逼”形成更加集成的地下交通空间;而相应留出的地面景观,加上原来规划的南北向轴线,在城市层面能保留出一个重要的T型结构。有专家认为,这“体现了我们的魄力和希望打造未来城市的行动力”。然而同时,对下沉和上盖方案的选择与比较中,应进一步深化关于造价、环境影响、技术难度等层面的研究。

 

9

工作坊现场

 

/  核心讨论  /

总设计师负责制该怎么办?

 

据悉,深超总未来的规划设计将实行总设计师负责制。过去,城市有规划层面的工作,也有设计层面的工作,但考虑的都是一个个项目、一个个地块;对一个片区的统筹比较弱,层面和力度都单薄。比如后海、福田CBD的建设,没有实行总设计师制,缺失了总设计师统筹一个片区的环节,由此出现了碎片化、各自为政、衔接不充分、效率降低等问题。总设计师负责制将加强统筹环节,整合城市设计与建筑设计,强化片区统筹的力度。这无疑是极具前瞻性的思路,对此与会专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Vicente Guallart:

总设计师必须得到政府充分的支持

 3 01

 

我非常开心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城市,比如深圳,在规划、建设中,开始采取总设计师负责制。我想简单谈谈总设计师制的三个原则:

第一,总设计师必须得到政府的充分支持。他是个协调各方的角色,必须能够调动起方方面面、各专业专家的通力合作;

第二,总设计师必须能够建立完备的程序,比如项目回顾、竞赛组织、与公众的深度交流。此外,总设计师要有足够的国际活动能力,能够与国际上其他城市、组织进行深度交流,融合城市之间的智慧;

第三,合格的“国际都市”,应是那些能够定义一种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并将其切实建造出来。人们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所以切实的建设和实现是必要的。如果深圳希望从中国一线城市跻身国际大都会,它应当能够做到这一点。超总片区可以是这个进程中的重要助力。作为这一片区的总设计师,他不仅需要满足目前的需求,也需要保有这一远见。

 

城市建设过程中,政治力量对规划设计的过度介入,是需要警惕的。这是目前中东的现实。这也是为什么在方才对总设计师制的介绍中我格外强调,在专业素养之外,总设计师需要得到政府和政策的充分支持。在一些较好的都市范例,比如纽约的语境中,政治力量和设计文化有着良性互动。这将对城市设计有极大的助益,深圳应借鉴这一点。

 

孟建民:

总设计师应兼具学术水准和协调能力

2 01
总设计师,要坚守专业和学术上的原则、底线,同时也要有高超的协调能力,以此面对政府、开发商、城市的各个层面。如果没有这方面协调能力,工作将很难开展。

 

总师制在广州、香港、日本等地的实施经验,为其在超总片区的推行打下了良好基础;但我们必须在此基础上有所提升、进行“升级版总设计师制”的实践。协调良好的总师制度将增强片区设计的总体把控,既注重地面以上的城市形象、轮廓、空间、风格、面貌,也关注地下空间和立体交通问题;既关注有形的设计,也关注无形的风格。这一片区规划的方法论是“站在未来,思考现在”,以期对整个规划建设机制、政策和运作方式都有所推进、有所总结。

 

孙一民:

总设计师不只是简单的管理工作

 4 01

城市设计项目的总设计师负责制,是广州在国内的一个创新,最早运用于琶洲地区的城市设计。目前已经试行了4年多,效果很好。此后,国内的不同片区也开始试行。在深圳,深超总是第一个采用总设计师负责制的项目,有着较好的基础和技术力量的储备。

 

政府已经对这个片区进行了长时间的积累和研究,交通部门也作了相应的描述。但我觉得,这些做法还是在原有格局下进行的研究。当下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在新的条件下对城市设计进行一次技术性的优化,优化的着眼点偏向于建筑和实施。城市设计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从外往内的,从规划角度去进行;另一种是从内往外的,更关注建筑工程实施和技术的内容。做好这次技术性的优化是非常重要的,要留有足够的时间让总设计师的团队去做好它,之后才能推进管理层面的工作,而不是马上直接进入到管理的层面。总设计师不是一个简单的管理性工作,而是要有一个科学研究的基础,之后才是贯彻实施的过程。如果前期的工作做足了,后期的工作会更容易展开。

 

张宇星:

总设计师制非常具有前瞻性

 1 01

这么重要的一个片区,只有更加专业的团队才能做得更好。巅峰之作,不能光靠口号,而是要落实到专业上。这个阶段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确定片区的空间形态、布局、功能定位等,这些都是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的范畴,需要有一个总设计师来进行总体的把握,对整个过程进行跟踪——简单来说,即是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而且,总设计师负责制也是比较成熟的制度,国外的城市以及国内的部分城市已经做得很好,能够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误差,把整个片区的设计聚焦到同一条线上,建立这样一种制度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举动。

 

10

与会专家:

孟建民 中国工程院院士、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 董事长

严迅奇 许李严建筑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执行董事

孙一民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

朱荣远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副总规划师

Vicente Guallart 巴塞罗那前任城市总建筑师、瓜利亚尔特建筑事务所主持

Ole Bouman 蛇口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馆长

张宇星 深圳市罗湖区政协副主席、深圳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

石克全 香港百川交通规划咨询公司总经理

张晓辉 日建设计(上海)咨询有限公司董事 副总经理

钟兵 AECOM中国区建筑设计 副总裁

王晓东 深圳华森建筑与工程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总建筑师

黄伟文 未来+营造学院 创办人兼技术总负责

单樑 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副院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经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授权;如需转载,请后台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联系。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好的城市并不能短时间靠自上而下么规划设计出来,还要考虑未来的很多不确定性,留有自下而上的自由和多样化 的可能性。

高岩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