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中国建筑摄影师22 | 田方方:人是万物的尺度

编辑: 李菁琳 | 2018-03-15 09:56 | 分享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1

 

编者按:来自上海的摄影师田方方,虽是建筑系科班出身,却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选择了摄影。对城市、建筑与人物关系有着独特理解的他,认为人是万物的尺度,最终所有的环境和空间都会回到人最基本的情感感受上来。他会在拍摄照片时与场地建立起一种瞬时的情感联系,并享受与建筑、与建筑里的人物对话的过程。

 

行走:从事建筑摄影工作几年了?现在是全职的状态吗?

田方方:从2013年建筑系毕业参加工作,直到2016年春节正式转行做摄影,至今刚好有两年的时间,期间主要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全身心投入建筑摄影。现在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也有另外几个摄影师加入到团队中来,以应付大规模的项目拍摄。关于未来还有一些发展计划,主要想跟其他一些影像艺术家合作,把建筑视频拍得既专业又好玩、有趣。

 

行走:可以分享一下,在从事建筑摄影之前的经历吗?

田方方:转行建筑摄影之前,从建筑系毕业后接着在建筑设计公司工作了三年。我想正是这些经历为现在的建筑摄影打下坚实的基础,而对摄影的兴趣则为我顺利转行做摄影师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对每个建筑师来说,摄影好像是一项必备的技能,无论是大学的课题调研还是工作后的学习考察都离不开相机,因此很多建筑师本身也是优秀的摄影师。只不过在这个行业里需要一部分人出来专职做这个事情,我想我只是在恰当的时机选择了建筑摄影,并把它作为自己主要的职业方向。

 

应该说在大学就开始喜欢摄影了,庆幸的是这个爱好一直坚持了下来。工作的三年期间,几乎所有闲暇时间都用来拍照,这也成了我工作之外放松的一种方式,但那个时候还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会把摄影职业化,所以当时的拍摄对我来说非常放松,拍摄题材也很广泛,从城市风光到街头人像......我想正是那些街头漫步的日子,让我拥有了更多用镜头来诠释建筑的能力 。

 

在我正式转做建筑摄影的前半年,刚好有幸参加了阮义忠摄影工作坊,一个短期的以暗房技能培训为主的学习班。这次学习正式打开了我摄影的大门,不仅认识了各领域很多优秀的摄影师,也让我第一次对摄影有了比较系统的认识,觉得用手中的相机也可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2

2014 外滩  城市与警察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3

2015 陆家嘴 雨夜行人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4

2015 南京东路 演奏者

 

行走:最近半年在拍摄的项目主要是哪些?拍摄过程中有什么特别的故事?

田方方:首先是垂直玻璃宅。这是建筑师张永和多年前的竞赛获奖项目,借上海“西岸2013建筑与艺术双年展”这个契机落成。它落成的那一刻就惹来争议声不断,因为某些复杂的社会原因,建筑一直没有对外开放,甚至违背了当初作为一处艺术家接待居所的使用初衷。有人将它定义为一个永久的临时性建筑,但不管未来命运如何,作为建筑本身,它的落成意义非凡,是对探讨“垂直透明”这一概念的重要实践,其在建筑学上的意义已经远超它作为居住来使用的这一功能属性。

 

设计之初,建筑师是设想竹林七贤中的刘伶独居在这个房子里面的。刘伶生性洒脱,爱酒且经常裸身于家中,有一次被朋友撞见,他说出了那句 “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 的酒后豪言,于是后来我决定重拍一组照片,以致敬竹林七贤刘伶,同时也回应建筑师的设计初衷。

 

这组照片其实是我一个人的自拍,整个拍摄过程还原了一个人独居于此的真实感受。后期采用了合成的方式,以增强空间与空间之间,时间与时间之间的张力和对话。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5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6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7

垂直玻璃宅 - 非常建筑(张永和)

 

接着是民生码头八万吨筒仓改造项目。筒仓是2017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主展场,由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操刀设计,正是为了配合这个展览,整个建筑的设计和施工都在非常极限的时间下完成,展览活动结束之后,这里的改造和施工还将继续。建筑本身作为工业历史遗留非常有吸引力,设计本着对筒仓破坏最小的原则进行,此次外部新增的云梯是整个设计改造的亮点,它不仅是贯通筒仓上下的主交通,而且打通了建筑和城市之间的视线,将浦江景色尽收眼底。因此在这个项目中,如何表现建筑新与旧、内与外的关系是整个拍摄的重点。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8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09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0

民生码头八万吨筒仓改造 -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最近拍摄的第三个项目是白色房子——位于上海市中心的一处私宅改建。整个项目对外公布以后,我想很多人除了对设计本身的喜欢之外,更多人关心的是它的成本造价,因为在上海市中心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居住本身就显得奢侈,所以这么漂亮的大房子自然成了很多人心中的梦想住宅。在整个拍摄期间,业主一家三口刚好都在,但是我觉得最终能够住进这样一处梦想居所,最重要的是在这背后拥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诗意栖居的决心。业主在多年前就卖掉了自己的商品房住宅,买下这里的三层老房子,后来请设计师改造,陆陆续续花费两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但最终的结果证明,这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当初设计师在门前的庭院预留了一个树洞,拍摄的时候虽是冬天,现在转眼已经是春天了,我想他们也已种下了那棵象征美好生活,并可以和孩子一起长大的绿树。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1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2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3

白色房子 - RIGI

 

行走:拍摄一个项目的周期一般需要多长?平时的拍摄习惯是怎样的?

田方方:每个项目会根据其自身特点来制定相应的拍摄计划,通常情况下2-5天就可以完成。如果有从施工到建成的全记录委托,周期就长一点,但这个过程往往会更有趣,因为你见证的是一个建筑从无到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将有机会为这个建筑建立详细的影像档案。

 

拍摄之前一般会跟设计师进行必要的沟通,了解项目的基本情况和设计师自己的想法,也会提出一些自己的拍摄建议,然后制定比较完整的拍摄计划。但有时候提前沟通也并不一定是好事,这会扰乱一个摄影师的现场直觉感受,所以对于有些特别的项目,我更喜欢在没有了解设计师想法的前提下去现场拍摄,因为我相信一个好的建筑,是容易被解读和感受的,这样的拍摄过程可能更趋客观。

 

实际拍摄时,我习惯先拿着相机在建筑里漫游一遍,以激发想象,与场地建立起一种瞬时的情感联系,同时也可以完成对建筑空间的初步了解;然后我会根据现场体验迅速调整之前的拍摄计划,并着手从对建筑从整体到细部进行全面的表现。

 

行走:你认为自己擅长拍摄哪一类作品?

田方方:目前拍摄的项目类型从大型公建到室内都有涉及, 每个项目都有自身的特点,重要的是根据具体环境来调整相应的拍摄计划,我很乐意去不同环境感受不同建筑空间,并迎接新的挑战。但相对来说,我可能比较擅长拍摄建筑在使用中的状态,很享受拍摄期间与建筑、与建筑里的人物对话的这个过程。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4

玻璃砖拱 - 非常建筑

 

行走:你如何处理画面里建筑与人的关系?

田方方:人是万物的尺度,最终所有的环境和空间都要回到人最基本的情感感受上来。

 

在时间的纬度中,人作为使用者,同时亦是建筑的维护者,建筑也是有生命的,只有在不断的使用和维护中其生命才会得到延续。如果一个建筑很久没有人使用了,那么我们可以说它处于闲置状态;如果一个建筑被人抛弃长期缺乏维护,那么我们可以说它和废墟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在建筑摄影中,我们经常会将人捕捉进画面以充当空间的尺度,有时候为了表现的需要也会使用慢门将人物虚化,在画面中倾注动态。精彩的作品不仅会利用人物来平衡整个构图,还会成为点睛之笔,一下子就把整个画面氛围带动起来。我们也经常会通过捕捉建筑中人物的真实活动状态以明确建筑空间具体的使用功能,此刻读者可以以第三人称视角被迅速带入画面,空间的感知性和易读性都迅速得到增强。此外,建筑里面人物的出现,当下正在进行的活动,乃至人物的面貌和服饰细节,都可以和建筑一起作为珍贵的影像资料定格留存,时代变换,多年后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这些人物来解读当时的社会文化背景。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5

例园茶室 -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此刻的人物在衡量空间尺度的同时,又明确了茶室面向庭院这一出挑结构作为靠椅使用的功能。)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6

黄山太平湖公寓 - MAD(此刻作为前景的人物,两位渔民的神态、着装,包括渔船细节都很可能成为解读社会文化背景的资料,身后的建筑可能一百年后变化不会太大,但这些人和物只属于此时此地此刻。)

 

行走:你如何处理气象和建筑的关系?

田方方:气象是影响建筑摄影的一个重要因素。春的明媚、夏的繁荫、秋的萧瑟、冬的静寂,四时风物不同,所营造出来大的环境氛围也不同,但这里面并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四季都很美,我们应该根据建筑想要表达的效果来确定最佳拍摄时间。

 

即使在同一天中,晴、雨、雾、雪都会营造特定的情绪氛围。雨天的江南和晴天的江南肯定是大不相同的,雨天的江南,雨不仅可以看见还可以被听见,如有亭台楼阁、假山叠石,烟雨朦胧,有很多东西是视觉之外的,但这部分又反过来影响了最终的视觉表达。

 

我听一个老前辈说过一句话:建筑摄影并不存在那个最佳的时刻,每个时刻都很美。如果延伸到这里,四季轮回,气象万千,优秀的摄影师总能找到属于那一刻的美。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7

龙美术馆雪景 -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雪景下建筑和景观呈现出来的亲密对话,冬季苍劲的树干像艺术品般矗立于建筑前,覆盖的白雪则加强了这一纯净的感受。)

 

行走:你怎么看待客观表达建筑师的作品与摄影师的再创作?

田方方:摄影是基于现实存在的再创作,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记录,我觉得在一个项目的拍摄中,如果能够做到从整体到局部、平实而完整地记录,这一过程本身就是在尊重客观表达。但每个人存在不同审美,必定会带来个人视角的差别,所以客观表达与主观创作之间并无明显的界限,只是一个孰轻孰重的问题。

 

商业领域的建筑摄影只是建筑设计这个庞大服务行业里的一个小环节,这也决定了通常情况下我们的工作会受制于很多东西。但如果是自我创作,那么尽可以天马行空地去创新去突破,像杉本博司那样的观念摄影甚至可以把建筑主体拍得很模糊。

 

行走:你认为好的建筑摄影作品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田方方:作为解读建筑设计的重要媒介,建筑摄影可以让读者通过平面图像来理解设计师的三维空间意图和设计理念,一套优秀的建筑摄影作品首先应该具备连续性和完整性。这里的“连续性”是指在一套摄影作品中,空间与空间之间在视觉或叙事上的连续,“完整性”则是强调从整体到局部的全面表现。

 

此外,作为单幅的优秀建筑摄影作品,它应该具备丰富的结构空间和想象空间。结构空间来自精准而有创意的构图和对光影的捕捉,它给读者以直观的视觉冲击;想象空间则是基于结构空间之外的东西,是一种“境”的营造和诗意的延展, 从一幅好的作品中甚至可以窥见整个世界。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8

瓦 - 来自故乡的屋顶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19

台州美术馆 -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0

胡同泡泡218号 - MAD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1

花草亭 -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2

MICR-O - Superimpose Architecture Studio

 

行走:你最喜欢的建筑摄影师是谁?从他(她)的作品中学到了什么?

田方方:尤金·阿杰特(Eugène Atget)是我喜欢的一名摄影师,他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老巴黎,把整座城市作为拍摄对象,他的作品题材广泛,单从他拍摄的建筑来说就已经是很宝贵的一笔财富了。尤金30多岁才开始接触摄影,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从那个年代就开始践行“直接摄影”,用平实质朴的视角系统地记录了巴黎这座城市的街道、河流、建筑、雕塑等,一拍就是20多年,并把这些照片整理建立资料库,卖给设计师和画家作为素材,或者其它需要的艺术机构。尤金最初的动机可能是为了谋生或工作需要,但他这一无意识的行动反而给他的照片带来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他一生清贫,没有出过任何画册也没有办过展览,但死之后名声大噪,他的作品影响了后来的很多重量级摄影师,甚至有人把他称为摄影界的梵高。

 

1920年,尤金给巴黎历史资料管理处的Paul Leon写信总结了自己的摄影生涯:“在过去的20年里,由于我的工作和主动,我拍摄了从16世纪到19世纪的旧巴黎所有古代街道的建筑艺术资料:旧旅馆、有关历史的奇特房子、漂亮的建筑物的正面以及门、镶板、门把手、古老的喷泉、楼梯,还有教堂……这一庞大的艺术记录收集工作现已完成,我可以说我拥有了整个旧巴黎。”

 

虽然已时隔一个世纪,甚至包括后来出现的影响当代摄影的关键人物贝歇夫妇所实践的“类型学”摄影,都可以和尤金的“直接摄影”联系起来,一种同属于上帝视角、冷静而理性的客观记录。现今,对于城市和建筑的摄影,尤金的工作方式和摄影手法仍然值得我们参考,在这之外,他的摄影精神更是激励着每一个摄影从业者。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3

《Monge square circulation》,尤金·阿杰特,1900—1901年间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4

《Washington Monument as it stood for 25 years》,马修·布雷迪,1860年

0中国建筑摄影师田方方25

《Folie Thoinard》,尤金·阿杰特,1909—1910年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3 0 697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