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在做什么89 | 李道德:游走于数字到乡土的两极

编辑: 张远博 | 2015-05-05 16:02 | 分享  

 

 采访时间:2015年4月

 

李道德, dEEP Architects创始人、主持建筑师。他最近在做两个类似度假酒店的项目,贵州山区的项目以养猪场为核心,给猪设计房子令他兴奋不已。他认为在接到每一个新的项目时都必须有不同的思考。他希望在设计中更多地加入建筑师对空间、结构、美学、情感方面的理解和体验,而参数化在他看来并不见得是一场颠覆性的革命。对于旅行,他认为,建筑师的旅行应该是永远和工作分不开的,即使和家人朋友也会不由自主地代入职业习惯,城市、建筑、当地的风土人情永远会是你所关注的。

 

有方:最近在做的项目是哪些?

李道德:最近几个不同尺度和类型的项目交织在一起。已经开始设计的有两个类似度假酒店的项目,一个在云南,刚刚开始前期的规划以及建筑的概念设计;一个是在贵州的山区,以一个养猪场为核心,三千多亩的用地范围,设计一个生态农业为主题的度假酒店和体验园。比较好玩的是我们要和甲方以及农科院的专家一起在山里面选址,结合不同的农业及植物类型、地貌特征,设计各不相同的房子,当然先要给猪设计房子,这让我很兴奋。

 

▲参观猪场

 

▲项目基地

 

 ▲与农科院专家讨论

 

还有一个是在长沙的一个国家级的创意园区,建筑都已经封顶了,甲方觉得过于呆板,缺少个性,希望我们做一系列的更新,从建筑、室内一直到景观设计。这种全方位的更新设计让我们也做的很嗨。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好玩儿的餐厅设计项目,已经接近完工,我自己更是不仅作为设计师,同时还是餐厅合伙人的身份参与其中。可以透露的是我们的餐厅,除了美食,还将是一个充满了科技与未来感的体验空间。

 

KINGKONG餐厅概念图

 

 ▲灯光装置A做法图

 

▲灯光装置工厂测试

 

有方:和过往比,最近做的项目有哪些新的思考或尝试?

李道德:其实在接到每一个新的项目时都会,也必须要有不同的思考。思考项目本身的要求、甲方的诉求、施工、建造条件、可以运用的材料和媒介等等,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所以我们的设计并不会从形式上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标签,但是作为dEEP本身名字所代表的几个方面(design, Elegance, Emotion, Practical)是我们一贯的坚持。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去年年底做牛背山上的志愿者之家,我们更多的在思考数字化的建筑设计如何与地域、场所、传统建造以及哲学思考相结合。结合目前的几个实际的项目,我们希望可以有更进一步的探索和尝试。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南立面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夜景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屋顶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室内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剖面轴测图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南立面图

 

有方:当项目进入施工阶段,你去现场的频率如何?通常会遇到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李道德: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量的多去现场,不单是为了解决施工问题,更多的还有自己的私心,看到电脑和图纸上的设计一点点的变成现实,那种快感是不言而喻的。当然,和工人直接在现场的沟通也是一个必然的条件。更多的还是对设计的理解上,我们的设计是无法单一的靠图纸去了解,而需要是一个全方位的解读。所以我们去现场通常要带上笔记本电脑,打开三维软件,看着数字模型,和材料供应商、施工方来沟通。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施工现场

 

有方:当下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

李道德:在设计与实践当中,面对复杂多变的商业环境和不同项目类型和尺度之间的转换,困惑总会是有的,但也还不至于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障碍,不值一提。

 

有方:如何看待建筑设计行业现在的处境?打算怎么应对?

李道德:说实话我对所谓的整个行业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建筑师事务所,我们有小而精的优势,也有我个人对项目评估的标准和选择倾向,很少做开发商和政府的项目,所以不太容易受到大形势下政治、经济的影响。都说2014年是建筑行业遭受重创的年份,但我们却是一直都“还在忙着”,周边的一些朋友也是,我坚信做好自己,认真做每一个设计,面包是总是会有的。

 

有方:如何看待参数化设计?你认为参数化会导致一场建筑的革命吗?

李道德:我其实很少谈参数化设计,也不太希望被定义为参数化建筑师,我希望我们的设计是多元的,不拘一格的。虽然早在2004-06年在AA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接受了参数化或者说数字化建筑的教育,相应的设计工具也一直在工作当中运用,但我仍然希望在设计当中更多地加入建筑师、或者说我个人对空间、结构、美学、情感方面的理解和体验,正如dEEP中两个E所分别代表的优雅(Elegance)和情感(Emotion),或许这正是两个对我比较重要的“参数”。当然数字技术的发展确实给建筑学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多层次、多方面的。它改变了建筑师的设计思考方式,不再只是单一建筑师主观的灵感的呈现, 而是开始寻找形式之外的“关系”、“逻辑”;另外数字化技术也改变了设计、加工与施工之间的组织方式,当下的设计不再也不能靠二维图纸来表达,一个完整的数字模型对各个方面都是必不可少的,也让整个过程变得更加智能化;从设计风格的呈现上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具有复杂性和数字美感的建筑作品,包括相应的新材料的产生和应用。所以参数化导致的建筑革命确实已经开始了,但这场革命是否是颠覆性的,是否如同之前的现代主义风靡全球成为一个统一的建筑风格,我认为倒也未必。

 

有方: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

李道德:现在读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不做设计的时候更愿意把脑子完全放空,宅在家里,很多资讯也都是从网络、朋友圈获的。最近倒是放了本刘慈欣的《三体》在床头,也是第一次看科幻小说,希望在每天面对各种实际的设计建造问题以外,可以有一些更虚幻的思考。但据说看完之后,会更怀疑自己属于什么物质、来自哪个星球。

 

 

▲《三体》 封面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李道德:建筑师的旅行应该是永远都和工作分不开的。即使是和家人朋友一起的旅行也会不由自主的代入职业习惯,城市、建筑、当地的风土人情永远会是你所关注的。近期的旅行都和工作相关,也都有着很浓郁的地方乡土特色。近几个月我分别去了云南香格里拉、贵州毕节、包括上周刚刚去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海螺沟景区等等,下个星期还要去趟西藏,也是考察一个项目。

 

有方:最喜欢的、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建筑师是谁?

李道德:影响最大的应该是AA上学时的导师Theodore Spyropoulos, 也是现在AA DRL的director, 因为也正是在AA的学习期间,让我接触了最为前沿的设计理论和方法,从物理模型、电动装置、材料研究再到电脑建模,同时Theo所关注的人机交互、人与建筑与环境的互动也对我有很大的影响,从最早期我们做的艺谷办公空间中有感应器的走廊,到一间宅的与人体动作相呼应的智能墙体,再到空间可以机械变形的ACE CAFE,甚至去年完成的牛背山青旅的整体结构也是一个动态系统的某一个时间点而已。

 

▲ ACE CAFE 轨迹分析图

 

▲ ACE CAFE实景

 

▲ MC材料博物馆

 

有方:最近有发现对你特别有启发的建筑师吗?为什么?

李道德:最近看到一个叫做中村拓志的日本建筑师,他做的一个在东京的小建筑,保留了基地内的每一棵树,建筑穿插其中,顺势而作,最终的呈现却又惊艳无比,觉得很赞。

 

有方:上学时,哪门课让你最有兴趣?

李道德:肯定是设计课了,当时中央美院建筑的设计课答辩可以只交一个模型出来,理由是空间结构过于复杂,图纸无法表达,或者说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做模型上,“请老师们看模型吧!”当然 这种理由放在今天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但也正是那个时期的完全自我的表达,让我对建筑有了一个最基本的认知和浓厚的兴趣。

 

有方:毕业后工作中第一个教训是什么?从中学习到什么?

李道德:自己回国创建dEEP之前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工作是在伦敦的Foster+ Partners, 近三年的时间项目做了很少,记得第一个任务是切板子做展板箱,供老板出差带上飞机。但至于工作中的第一个教训是真不记得了。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李道德:尼泊尔的地震,再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李道德:打理家里的院子和陪女儿玩儿。

 

建筑师简介

李道德

dEEP Architects创始人、主持建筑师,1981年出生,毕业于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和英国建筑联盟建筑学院(AA)。在创建dEEP Architects 之前,他工作于伦敦的Foster+Partners建筑事务所。 其作品善于运用数字化的设计理念及多学科交融的设计方法,强调空间的生命力、建筑与人与环境的互动,试图探索一个数字化建筑在中国本土语境下的独特呈现方式。 作为中国新生代建筑师的杰出代表,李道德曾被《新建筑》杂志誉为“一个天生具有自我主张和判断的新一代建筑师”,曾获得2010“最建筑”奖,CDA中国设计奖提名,2012金堂奖年度新锐设计人物, 2012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提名,2012奥迪艺术与设计大奖年度设计新锐提名,2013UED博物馆建筑设计奖提名奖等多个奖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由建筑师提供。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